吉林人物
当前位置:首页 > 吉林人物

文武将军冯治纲

吉林省地方志编纂委员会    2021-08-17 15:03:00    来源:
打印
| 字号:
|

侯昕

 

  冯治纲,1908 年出生,吉林省怀德县北山里红崴子(现公主岭市南崴子乡)大榆树村人。中共党员,著名抗日英烈。曾任东北抗日联军第六军参谋长、北满抗联龙北指挥部指挥兼第二支队支队长等职务。2015 年8 月24 日,冯治纲被列入民政部公布的第二批600 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

  一、舍家纾难

  1909 年,冯治纲全家迁居黑龙江省汤原县太平川耿家屯。全家勤劳耕作、节俭生活,慢慢成为了当地数得上的大粮户。父亲为了让冯家早日出人头地、改换门庭,把冯治纲送进学校接受现代的教育。

  毕业后,冯治纲被汤原县司法科录用为雇员,后升任科员,做审案记录工作。踏实能干的冯治纲被汤原县季监督(县长)相中,将自己最钟爱的二女儿许配给冯治纲为妻,并提升冯治纲为自己的贴身秘书。

  1932 年5 月14 日,日本侵略军的两架飞机在汤原县城投下两颗炸弹,此时汤原县城人心惶惶。18日,日军第十四师团一部在5 架飞机掩护下,未发一枪一弹,占领了汤原县城,守军不战而走。翌日,日军撤回依兰。

  6 月,日本参事官津田和副参事官首藤率领小股日军侵占了汤原县城,占据“聚丰号”商店,至此汤原沦陷。冯治纲和他的岳丈离开汤原县政府,回乡务农。不久,冯治纲被格节河金矿的刘纪三经理聘请当上了管账先生。面对日寇的步步紧逼,目睹山河破碎的的冯治纲和刘纪三利用李杜吉林自卫军老五团留在金矿的枪械,组建了15 人的护矿队武装。

  护矿队成立后,冯治纲积极接近共产党领导的汤原游击队。同时,中共汤原中心县委负责人夏云杰派出共产党员宋瀛洲和裴敬天来到格节河上游杨把头碓营,向护矿队宣传党的反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政策和主张。

  1934 年4 月,冯治纲和刘纪三率领护矿队随同汤原游击队联合作战,开辟了太平川游击区。几天后,汤原游击队、“矿队”队和“占中海”队在达成临时作战协议后,分别驻扎在相邻的三个小村屯,汤原游击队驻扎在李大石匠屯、“占中海”队驻扎在杨发屯,护矿队驻扎在罗锅屯。

  伪军屠旅得到情报,偷袭了这三支抗日部队。

  战斗中汤原游击队和“占中海”队安全突围,撤出战场。冯治纲部也遭到了敌人的突袭,经过一天的激战,冯治纲的哥哥冯治国不幸中弹牺牲,队员季货郎被俘后牺牲。

  罗锅屯战斗失利后,刘纪三丧失了信心,带领护矿队脱离汤原地区。冯治纲在多次劝阻无效的情况下,与刘纪三分道扬镳,和表弟郭复东及华山、老修头、王希武、王毅芝等5 人脱离护矿队,紧急和夏云杰商议,欲加入汤原游击队。

  夏云杰为了贯彻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精神,语重心长的和冯治纲解释,劝慰他应该自己组建一支和汤原游击队建立紧密关系的抗日武装,作为抗日冯治纲(1908—1940)统一战线的样板,更好地为抗日救国贡献力量。

  1934 年,夏云杰在给满洲省委《关于游击队、义勇军和民生团问题的报告》中,对与冯治纲部的联合作战的报告如下:去年八月底的“文武”柳〔绺〕子合作进攻了一个大农村后,“文武”日常合作。

  报告中还提到了与冯治纲一道,争取张传福部自卫团起义加入游击队的情况:九月初旬太平川的“张团总”部,在我们游击队的影响和党的鼓动之下,执行了反日哗变,要求游击队领导和改编并完全接受党的主张。①张传福、冯治纲和刘铁石三人是怀德县南崴子乡大榆树村的乡亲,张传福家为了躲避异族压迫,于1904 年迁居汤原县田家屯。1909 年,冯治纲家投奔张传福家,迁居到汤原县耿家屯。1911 年,刘铁石(原汤原县教育局局长、大粮户)家搬家到汤原县胡家窝铺。

  为抗日救国,冯治纲、张传福和刘铁石三个发小,先后舍家纾难,成了抗日战场的亲密战友。

  张传福起义不久,刘铁石参加了抗日队伍,根据斗争的需要,冯治纲终于如愿以偿的加入了汤原游击总队,部队被改编成第五中队,下辖第五、第七小队,俗称五七队。冯治纲任中队长。

  二、夜袭汤原

  1937 年5 月17 日,为了粉碎日伪政府“血洗汤原”的计划,留守汤原游击区的冯治纲率领六军四师二十八团和西北沟、太平川参战的群众在当日23时,抵达汤原城北一华里的陈家屯待命。

  5 月18 日凌晨1 时30 分,冯治纲发现了汤原县北门城楼上闪出的一道红色信号,迅速前往城根与王春林取得联系,听了汇报立即决定执行预定的作战方案。

  冯治纲命令部队按既定计划分三路向汤原县城进发。

  第一路,冯治纲亲自指挥,率领刘铁石等70 名指战员,指挥夏凤楼担任向导的刘奎山小队,去收缴了内应曲秀成串岗值班的东北门警察所。这支小部队在打开半开的城门后,在曲秀成和王国祥指引下,兵不血刃俘虏了伪警察所长以下数名伪警察。

  第二路邢运昌率领30 名指战员和农民武装按照计划占领了炮台,封锁住日军守备队的营房大门,防止其出动支援县公署。第三路郭复东率领二十八团攻占武器库和冲进监狱大院,解救和武装了“犯人”。

  冯治纲率主力部队也是沿途留下50 名指战员,设立进退自如的卡子,剩下的部队继续进攻县公署。

  冯治纲部将西北沟群众带来的麻袋装填泥士,用这些麻袋包在一丈多宽七八尺深的水沟里垫筑起一条通路,又剪断了铁丝网。冯治纲和刘铁石率领大队人马利用内应李心善等人准备好的梯子翻过土①《汤原反日游击队政治委员关于游击队、义勇军和民生团问题给省委的报告》(一九三四年),中央档案馆、辽宁省档案馆、吉林省档案馆、黑龙江省档案馆《东北地区革命历史文件汇集》甲37,第388 页。

  阿荣旗抗联广场冯治纲塑像墙,进入大院。又分兵奔袭县公署、伪警务局和警察大队部。

  正当战士们收缴伪警察武装时,一个日本人到院子里解手,他发现抗联战士后,叽哩哇啦边叫喊边逃跑,冯治纲抬手一枪将其击毙。这声枪响,是夜袭汤原的第二枪。第一枪是某战士放走其舅舅——东北门派出所所长时,追击逃跑伪警察所长时的枪声。当时被占领派出所的王春林等人以枪走火掩饰过去了。而冯治纲击毙日寇的枪声则惊动了日伪军警,顿时汤原城内枪声大作,人喊马嘶,激战正式开始。

  东厢房的七八十名伪警察拼命抵抗,我军进攻受阻。王春林利用尚未暴露的身份,冒死冲到大门口。伪警察以为王春林是支援他们的,打开了大门,我军趁势冲了进去,收缴了敌人的武装。

  在内线同志的策应下,伪县公署大院的伪警察全部被缴械和消灭,日军守备队被我占据的炮台机枪严密封锁,寸步难行。

  据满洲日日新闻社编纂《满洲建国烈士遗芳录》中对伪县公署战斗有如下美化描述:五月十八日,在县公署内熬夜处理成山的工作的时候,遭受了共军袭击,县公署被共军包围。窗户的玻璃被击碎,器具被打坏的声音,使安静的勤务室瞬间变成了地狱,时为凌晨三点。

  他叫部下噤声,这段沉默使得敌人产生了动摇,突然枪声停了下来。他们将手枪握在手里,构成防线。沉默并没有持续很久,再次子弹带着恐怖的声音袭来。宫地参事官大笑着:“看来我们的死时来了啊”一边握着手枪站定在门口。

  眨眼间如同飞鸟一般奔向户外,使得枪声更加大作。终于屋内也开始出现牺牲者了。众人正觉得这就是终点了的时候,宫地回来了。

  “军队要来支援了,撑住,很快就来了”他这么说着再度跑向外面的时候,被共军的一枚子弹击中腹部倒地。枪声平静下来了,知道日军要来支援的共军撤退了。

  抱起宫地后发现他的腹部一处未贯穿枪伤,左肩一处贯通枪伤,两处遭受射击。

  他说着:“为公务而死,我死而无憾。你们没事吧?”在同僚的身上痛苦的喘息着。冯治纲带领部队冲进伪县公署,消灭了正在筹划“血洗汤原”的日本刽子手日寇警佐吉腾宽和警长石井数夫以下六人。负伤的日本参事官宫地宪一躲到暗处,得以生还。但因伤势过重,战后“他被用飞机送去佳木斯急救,接受了手术,但是因为腹部的致命伤,他在当天下午五时三十分死去。”事后据日军战报《一九三七年七月三日中警委第二九四号通报》详细记载了这次战斗情况:匪于三月十八日,零时三十分,利用黑暗,在其间谍和通匪警察的协助下,将匪团隐蔽到距县公署四○○公尺的地方略作休整后,便分路攻击,首先由东北门开始,该分所的哨兵随即向匪徒开枪,警长亦立时迎敌,但因寡不敌众而被缚;从北门炮台进城之匪,闻枪声大作便分队向警务局、拘留所、日人宿舍、弹药库、总务科、司法监狱等重地齐进,亦都占据了优势,特别对日人宿舍以两挺轻机交叉射击,不给内部以外出之隙。他匪以炮台为掩护,向游击队(伪军)和日军营舍进行威赫射击,以便其不能援救,当我援军到达时,已完成其企图,分成数小队逃走。此战我方损失是很大的,战死日人警官三名,职员二名,满警三名,重伤宫地参事官以下三名,逃走犯人七五名,烧毁房屋五间,掠走迫击炮三、轻机三、步枪三○、炮弹九六、枪弹三五○○○粒、马三五匹,敌方不详。”

——————————————————————————————————————————————————————————

  ① 满洲日日新闻社编纂《满洲建国烈士遗芳录》,满洲日日新闻社东京支社出版部,1942 年,第505、506 页。赵梓淇翻译。

  ② 满洲日日新闻社编纂《满洲建国烈士遗芳录》,满洲日日新闻社东京支社出版部,1942 年,第506 页。赵梓淇翻译。

  ③《抗联三、六军袭击汤原县城战斗——一九三七年七月三日中警委第二九四号通报》(译文),载《东北抗日联军历史资料》(附录三),东北军区司令部,1955 年,第26、27 页。

  三、血荐轩辕 

  1939 年9 月18 日,冯治纲趁讷河县城日伪军九一八狂欢之际,集中兵力攻克讷河县城,俘虏伪军团长孙承义,砸开监狱,释放了被日伪当局囚禁的爱国群众,缴获了日军军火库和火车站里储存的大批军用物资。

  12 月,冯治纲率领军部教导队和十二团骑兵部队飞马跃过冰封的嫩江,到达了伪兴安东省(内蒙古呼伦贝尔地区)的莫力达瓦旗境内。

  在格泥河西太平桥屯,我军与达斡尔族伪警察队遭遇。冯治纲为了团结少数民族,决定采取政治攻势。但执迷不悟的伪警察率先开枪击中了喊话的军部副官长祁宝贤和警卫排长于长江。战士们怒不可遏,纷纷要求消灭这群伪警察。

  冯治纲利用骑兵快速机动的优势,兵不血刃地俘虏了全部伪警察。经过教育后,全部释放。

  此次作战我军在牺牲两位军官的情况下,没有杀死一个敌军俘虏,使得呼伦贝尔地区的各族人民真正的认识到抗联是中国人自己的队伍,是救国救民的队伍。

  1940 年1 月31 日,冯治纲率队在阿荣旗千家户西南沟屯(今红军岗)休整。下午2时,日军两辆汽车突然出现在附近,车上载着80 余名全副武装的日军。

  冯治纲和王钧紧急商议对策,决定不主动出击,潜伏起来,尽量保护当地老百姓不受战火的涂炭和伤害。

  在命令还没来得及下达时,一个战士打响了第一枪。瞬间,日军跳下汽车,抢占山头,企图阻击我军撤退。

  冯治纲将部队分成三股,在三挺机枪掩护下,骑马包抄日军。英勇的抗联指战员冒着日军的枪林弹雨,勇敢的冲出重围。

  此次遭遇战我军击毙日军3 人,击伤日伪军数人,击毁汽车一辆,我军牺牲5 人,负伤5 人。

  2月4日,日伪《滨江日报》和《盛京时报》同时登载了伪兴安东省“讨伐队”与冯治纲部在阿荣旗千家户西南沟屯激战的消息:自去年秋季以来在龙江省讷河县一带蠢动之匪首冯治豪(冯治纲)之共产匪虽经日满军警之猛击,加以歼灭,但仍不断活动,更于上月末自兴安东省莫力达瓦旗南下潜入阿荣旗,所以接此种情报之该省警务厅,当即组织讨伐队,于三十日午后二时自阿荣旗公署包围于东北方九十公里长安堡之匪团约六十名,亘三个小时,对之加以猛击之结果,敌死伤十数名,遗弃马十余头,手枪弹药多数,终予以歼灭的打击后遂溃走矣,而我方损失,仅轻伤二名云。

  2月3日,农历腊月二十六傍黑天,冯治纲率队来到阿荣旗北部的三岔河中游五架子屯。部队正在准备吃饭时,哨兵报告发现日军30 多辆拉着大炮的汽车。

  为了保护五架子屯的老百姓,冯治纲决定战士撤出五架子屯。他命令战士们捞起半生不熟的小米饭,火速撤出屯落,抢占屯后小山岗。

  我军撤到日军火力射程之外,派出岗哨监视日军的行动,其他战士们则宿营做饭,抓紧时间休整,以利于第二天战斗。

  冯治纲和警卫员裴海峰用一个日军“猪腰子”饭盒煮好了小米饭后,叫来了王钧一边吃饭一边商量下一步行动。冯治纲从兜里掏出一个咸菜疙瘩,用牙咬开后,一人一块就着小米饭吃了起来。

  冯治纲边吃边说:“敌人这么多,又是正规军,他1940 年2 月4 日,《滨江日报》登载的消息们定会在明天和我们打阵地战。”王钧也分析道:“日本鬼子来这么多,估计是从齐齐哈尔来的,附近敌人没这么多。”冯治纲同意王钧的分析,接着他又命令道:明天早晨,部队往西向三岔河上游走,寻机歼敌一部后,再迅速摆脱敌军。第二天,我军早早吃完早饭,马上迅速向西南方向移动,来到了任家窝铺一带。走在前面的侦察兵突然发现地上有汽车轮胎的痕迹,马上打手势通知后面大部队。

  冯治纲见状立即命令部队做好战斗准备,按照以往的惯例和多年的习惯,为了掌握第一手情报。

  他自己则带着警卫员裴海峰策马跃上南面的小山坡去进一步观察敌情。

  当冯治纲和裴海峰两人骑马快到山顶时,突然在山顶和另一侧的山坡上响起了枪声。原来昨天晚上遭遇的那股日本关东军昨晚在任家窝铺宿营,山顶上的日军哨兵发现了我军侦察兵和大部队后,马上兵分两路占领了山顶和山坡。山顶上的日军开枪向冯治纲射击的同时,山坡上的日军也向山脚下的大部队射击。

  日军居高临下,武器精良,王钧指挥的接应部队被日军火力压制的抬不起头来。

  陷入困境的冯治纲发现了接应部队,他和裴海峰立即抛出两枚手雷,趁着手雷的爆炸声和产生的烟雾,翻身上马,向王钧等人靠近。

  清晨朦胧的薄雾外加上手雷产生的烟雾以及冯治纲对道路的不熟悉,冯治纲和裴海峰被山上密集的柞树树枝先后刮下马来。

  日军发现冯治纲突围的意图和接应的我军机枪班后,判断出冯治纲二人是我军重要人物,于是集中三百余人的日军爬起身来向冯治纲追来。

  山坡上的冯治纲看到裴海峰双腿已经被子弹打断,接应的王钧等人被敌军优势火力阻断下难以会合,他知道突围无望,于是他摘下裴海峰身上的三八步枪,和跪在地上使用两把匣子枪的裴海峰一道向日军射击。

  在冯治纲和裴海峰顽强抵抗下,日军一个个倒在他们的枪口下,日军见活捉冯治纲希望落空后,日军军官命令三百余日军一起向冯治纲和裴海峰射击。

  王钧含着眼泪看着冯治纲缓缓地倒在雪地上,此时的日军距离王钧等人只有七八十米的距离了,再不撤退将有全军覆灭的危险,于是他命令交替掩护撤离险地。

  第二天,王钧等人重回战场找寻冯治纲和裴海峰等烈士遗体,在任家窝铺的老乡口中得知:日军知道冯治纲是我军高级将领,已经将冯治纲的遗体用白布围裹后,送到“新京”邀功请赏去了。

  冯治纲牺牲后,第三路军政委冯仲云在《关于第三路军军政工作情况致海路并转中共中央的报告》中高度赞扬了冯治纲,他说:龙北部队在北满党及三路军总指挥部正确领导和指挥下,我们智勇双全的民族英雄东北抗联三路军第二支队长,后任抗联龙北指挥冯治纲同志,得到了很大成果,开展了北满抗联有史以来所未有的英勇活动的成绩。龙北部队在去年一九三九年一年中所获得的胜利成绩,突破了北满抗联历年来每年的记录,使寇军为之气馁,而博得满军之赞叹和喝彩。(作者单位:黑龙江省东北抗日联军历史文化研究会)

——————————————————————————————————————————

 ① 王钧《血荐轩辕》哈尔滨出版社1994 年版第161 页。

 ②《冯仲云给海路并转中共中央的报告——关于三路军党政工作情况》(一九四○年十月三十一日),中央档案馆、辽宁省档案馆、吉林省档案馆、黑龙江省档案馆《东北地区革命历史文件汇集》甲59,第13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