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人物
当前位置:首页 > 吉林人物

陈友义:记抗联第十军军长汪雅臣

吉林省地方志编纂委员会    2021-08-12 10:55:00    来源:
打印
| 字号:
|

  舒兰市东北部的大山里有多处抗联密营,这是汪雅臣领导的东北抗日联军第十军在1935 年至1940年战斗的营地。

  汪雅臣,又名王景龙,1911年生,祖籍山东。幼年随父来五常定居。他念一年私塾,后来因家庭困难回家放猪,十五岁时当了伐木工人。十七岁时,因账房先生克扣他工钱而发生争执,警察竟然将他吊起来打了一夜。他养好伤后,在一天夜里跟在打他的那个警察后面,在无人处一棒子要了那个警察的命,然后拿着警察的枪投奔了胡子“东双胜”。后来,“东双胜”被剿匪的东北军邓团打散了,汪雅臣被俘虏去当了兵。

  九一八事变后,东北军邓团被编入伪军。汪雅臣痛恨日本侵略者,便和几个志同道合的士兵携枪出逃,回到五常县的牤牛河一带组织抗日义勇军。

  原来的“东双胜”队改称“宝胜队”。汪雅臣他们又加入宝胜队,宝胜见汪雅臣回来很高兴,并安排他当了“炮头”。汪雅臣对宝胜说:“东北已经失守了,我们应该枪口对外,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去!”宝胜养成胡作非为的坏习惯,他听不进汪雅臣的劝告。

  一天,汪雅臣得知宝胜又去抢劫百姓,非常生气,他带领兄弟们赶到那被抢的屯子,处决了这个恶习不改的宝胜。事后大家推举汪雅臣为首领,报号“双龙队”。汪雅臣从此树起了抗日旗帜,活动在拉林河两岸与舒兰的金马、七里、开原一带开展抗日游击战,经常袭击日军守备队和森林警察队。

  汪雅臣感到自己的抗日力量太薄弱,要想抗日还必须与更多抗日队伍联合起来,他决定加入了在霍伦川的舒兰抗日义勇军总头领宋德林的队伍。汪雅臣的到来使宋德林十分高兴,他接受了汪雅臣的抗日队伍,编其为宋德林部的第四支队。第四支队在汪雅臣的领导下,战斗力非常强,在对日作战中队伍不断发展扩大,1933 年末,四支队增加到200 多人,成为宋德林抗日队伍的骨干力量。

  1934 年2 月,汪雅臣带领第四支队由舒兰东部转战到五常县尖山子一带,他组织召开了五常县南山里、舒兰县东部山区的各反日山林队首领、附近群众七百多人的联合抗日大会。在会上宣布“反满抗日救国义勇军”正式成立,并推举汪雅臣为首领。为了更好地共同打击敌人,汪雅臣又和各首领制定了联合行动办法:一、联合行动时由汪雅臣统一指挥;二、战利品按各山林队参加人数和枪支数分配。会后,这支反满抗日队伍在汪雅臣的领导下,互相配合、协同作战在舒兰、五常、榆树等地打击日军。

  1935 年5 月中旬,汪雅臣接到了宋德林的作战通知,要求他带领其部队,去往五常拉林与日军打阵地战。汪雅臣马上与宋德林见面并劝阻他放弃阵地战,说这是日军的阴谋,千万不能上当,我们部队没有重武器只能和鬼子打游击。宋德林不听汪雅臣劝说,汪雅臣也坚决不同意去参加这场阵地战。汪雅臣队伍没去参加阵地战,他非常关心那边的战情,派出情报员随时了解阵地战的消息。回来的消息和他预想的结果一致,3000 人进入阵地后,就遭到了日军重武器的打击,这些抗日壮士就这样地牺牲在日军的炮火和飞机轰炸中。

  汪雅臣虽然预想到了这场阵地战结果,面对这样的结果他痛心疾首,为此他十分痛苦又感到茫然。

  这时,他得知共产党领导的珠河抗日游击队在赵尚志的带领下,不仅打了许多胜仗,还连续两次攻克巴彦县城,把日军打得蒙头转向。汪雅臣决定去找赵尚志,他安排人接收从阵地战回来的其他队伍的战士,同时,自己带人去珠河,寻找赵尚志以求指导。

  1935 年夏,汪雅臣在珠河县张家湾找到了珠河县委领导人冯仲云、韩光等同志。他们同汪雅臣进行了亲切地会谈,向他介绍了东北人民革命军的纪律和联合抗日队伍的三项原则。汪雅臣完全同意这些原则,并恳切要求接受党的领导,收编他的队伍。

  中共珠河县委接受了汪雅臣联合作战的要求

  1935 年下半年,日本侵略者在舒兰的东部山区进行“归屯并户”,其目的是隔断百姓与抗日义勇军的联系,从而使义勇军吃、住没有百姓的支持陷入困境,而不战自溃。汪雅臣认识到部队要坚持在舒兰东部山区与日军长期战斗下去,就必须有地方住、有粮食吃。根据部队活动的范围,他安排部队中年龄大,身体不再适宜继续征战的士兵秘密去大山里建立多处密营,种植粮食和薯类,收获后保存供部队食用。在日军严密的封锁下抗联第十军依靠自己秘密生产粮食,坚持在舒兰的深山抗击日军达5 年之久。

  1936 年初,汪雅臣领导的反满抗日义勇军改编为东北人民革命军第八军,汪雅臣为军长。第八军成立大会上宣读了“东北人民革命军第八军成立宣言”。

  从此,汪雅臣领导的这支抗日队伍正式接受中国共产党领导,党的基层组织也逐步建立。同年3 月,珠河中心县委派侯启刚同志到第八军担任政治部主任,还派周庶范同志担任基层指导员。侯启刚到任不久,就发展了汪雅臣、王维宇等同志为中共党员,在第八军中建立了党支部。从此,第八军有了党的组织。改编后的东北人民革命军第八军,共计有800多人。

  1936 年5 月初,一天下午,山河屯日本守备队去两方三屯扫荡,汪雅臣率部分队伍正在田大桥屯整休。田大桥屯自卫团长明是日伪的人,暗是汪雅臣的线人,他跑来告诉汪雅臣山河屯的日军来了,赶快率部撤离。汪雅臣说:“鬼子来了,我们得打!哪能跑呢?”自卫团长一愣,没明白汪雅臣的意思,汪雅臣在他的耳边小声说,他一听乐了说:“行!”。于是,汪雅臣在田大桥屯北山岗的道路两旁设下埋伏,日军到了,汪雅臣率部给以迎头痛击,随后撤出阵地,经过田大桥向七顶子山撤走。当日军追击汪雅臣部到田大桥时,田大桥屯自卫团便向鬼子开火迎击,相互打了近一个小时,直到接令来增援的两方三屯自卫团和警察赶到时,用军号联系,才知道都是自己人。

  日军的队长来到田大桥时,田大桥屯自卫团长忙上前道歉说打误会了,日军队长不但没责备他,反而表扬田大桥屯自卫团很有战斗力。

  田大桥战斗后,日军调集500 多人和邓云章旅的800 多名伪军,前来讨伐消灭这支刚刚成立不久,由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东北人民革命军第八军。

  汪雅臣得知情报后,马上集合队伍,在朱家街附近的珠琦口子设下了卡子。日伪军到后,汪雅臣命令放过走在前面的邓旅官兵,待日军全部进入包围圈后,他立即下令开火,顿时机枪、步枪一齐向日军射击,手榴弹、迫击炮弹纷纷在敌群中爆炸开花,走在前边的伪军听到枪炮声,四散逃命。而不想当汉奸的邓云章旅长并不组织伪军回援日军,任凭伪军逃命,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战斗,消灭日军300 多人。打扫战场时,除了缴获大量的枪支弹药外,还在邓云章旅撤走的地方发现了6 箱子弹,汪雅臣一看子弹都没拆箱,知道是邓云章故意留下的。这次珠琦口子阻击战是汪雅臣军事生涯最大的一次战斗。

  同年9 月,珠河、汤原两个中心县委和第三军、六军党委召开联席会议。为适应东北抗日游击战争形势发展的需要,决定将汪雅臣领导的东北人民革命军第八军整编为东北抗日联军第十军,汪雅臣仍为军长。这时他率领的抗日队伍已发展到1000 多人,成为东北抗联主力部队之一。

  1937年春,汪雅臣率部在金马村朝阳屯一带活动时,与日军一支小股讨伐队相遇,乘敌人在井边喝水时,汪雅臣组织队伍突然向敌人发起进攻,很快就消灭了这股日军。此后,十军的战士们又利用缴获的敌人军装,伪装成日军“讨伐队”打下了榆树县土桥子的“集团部落”。接着,汪雅臣率领部队在四平山附近同来自五常、山河屯的日军守备队进行了一次较大规模的战斗,打死日军100 多人,活捉20 多人,缴获长短枪100 多支,子弹7 箱,战马3 匹和其他许多军用物资。

  1938 年以后,东北地区的抗日斗争进入了最艰苦的阶段,日本侵略者为了巩固东北这一侵略后方基地,集中兵力对抗联十军进行疯狂的大讨伐。为了保存实力,坚持长期抗战,汪雅臣按照党的指示,将抗联十军化整为零,军部留下49人,坚持在金马川和九十五顶子山一带活动。他们长期活动于山区,给养不足,经常吃野菜充饥,有时当地老百姓送些粮食、食盐、火柴和鞋等物品,但远远满足不了部队的需求。

  1940 年秋,军部决定攻打山河屯,解决部队冬季服装和弹药不足的困难。山河屯是五常县南部的贸易重镇,镇内驻有日本守备队15 人,伪警察22 人,伪自卫团70 多人。镇里有日本人开办的富士公司、组合当铺、洋服店等商业机构,还有中国人开办的杂货店、粮油加工、手工业、饮食业等六七十家商户。

  1940 年9 月9 日傍晚,汪雅臣带领80 多人的队伍悄悄地向山河屯挺进。第二天,队伍途经金马屯时,当地群众纷纷要求一起参战,汪雅臣同意30 多人参战。第三天,天刚黑来到了山河屯东南的缸窑林子,汪雅臣派侦查员进山河屯进行侦察敌情。很快侦查员回来向汪雅臣报告镇内的守备情况,根据获得的情报他做出了战斗部署。

  汪雅臣指挥战士首先割断了电话线,晚10时许,两名战士乘岗哨不备,翻过围墙,用枪逼住岗哨,令他们把城门打开,部队直接进入镇内。接着战士们按照分工分别向守备队、街公所、警察署、炮台等地奔去。

  汪雅臣带着一队战士包围了伪警察署,缴了屋里十几个警察的枪,一战士一脚踹开伪署长张士俊的门,枪口指着张士俊的头,他吓得目瞪口呆,瘫在椅子上,战士们缴了他的枪。另外,两名日本警察刚要掏枪,被战士们当场击毙。

  张忠喜副军长带着另一队战士直奔日本守备队,战士们攀上院墙,数十支枪瞄准了守备队的房门,屋里的鬼子听到动静,从屋里出来,就被战士们击毙,没出来的鬼子顾不得穿衣服,跳窗户逃掉了。

  姚二愣那路人马负责消灭自卫团,把各炮台的敌人也缴械了。汪雅臣和贺连长组织战士们收缴日本人的组合当铺和富士公司的大批金银首饰、粮食、衣服、食盐、火柴等物品。战斗结束后,汪雅臣指挥部队和参战百姓从东门和东南小门分两路撤退,返回驻地摩天岭的密营。

  汪雅臣为酬谢金马屯群众对部队的支持,将缴获的一部分银手镯、银挂件、戒指、粮食、衣服等物品,分发给当地百姓。当年参战的上金马农民张万成的家属将当时发的银挂件一直保留珍藏着,成为舒兰人民英勇抗日、支前参战的历史见证。后来,这件珍贵的银挂件被吉林省博物馆收藏。

  1941 年1 月29 日,汪雅臣和军部20 余名战士,转战到五常县蛤拉河子被叛徒告密,敌人分三路前来围攻。汪雅臣临危不惧,沉着果断地指挥,命令张忠喜带领20 多个战士抢占东面制高点,当张忠喜率领队伍冲到东面山坡时,遇到东面包围上来敌人的阻击,除几个战士冲出包围外,张忠喜副军长和其余战士全部壮烈牺牲。

  汪雅臣听到东面枪声逐渐稀疏,知道情况危急,提起机关枪带着身边仅剩的警卫员前去支援,当他冲到山坡时,警卫员中弹牺牲,自己左臂也中弹,但他仍然端着机枪,向敌人扫射,突然,一颗子弹打中了他的腹部鲜血顿时涌出,当即跌倒在地。敌人为了“请功”,将生命垂危的汪雅臣抬走,途中汪雅臣由于流血过多,壮烈牺牲,年仅30 岁。

  汪雅臣从1931 年11 月举旗抗日,在党的领导下,他率领的抗日联军第十军活动在舒兰、五常、榆树的广大山区,在极其艰苦的环境下与日伪军殊死斗争达10 年之久,对日伪军作战400 余次,共击毙日军1003 人,伪军100 余人,解放劳工120 余人,谱写了抗击日本侵略斗争的不朽篇章。

  1949 年4 月下旬,汪雅臣将军的遗首被五常县政府发现,按照当时松江省政府的要求,五常县委很快派专人将汪将军头颅送到松江省城哈尔滨市。经东北抗联老首长冯冲云、韩光和多名老抗联战士辨认,确认是抗联十军军长汪雅臣的头颅。随后,汪雅臣的遗首被送往哈尔滨东北烈士纪念馆与杨靖宇、陈翰章烈士的遗首共同陈列,供后人瞻仰。

  2014 年9 月1 日,汪雅臣被列入民政部公布的第一批300 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

  (作者单位:舒兰市退役军人事务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