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名人
当前位置:首页 > 吉林名人

吉林百年工商人物——赵汉臣

吉林省地方志编纂委员会    2018-08-10 12:50:00    来源:
打印
| 字号:
|

  赵汉臣,又称翰臣,原名正义,伪满四平市商务会会长。1890年(光绪十六年)出生于河北省乐亭县汤家河镇胡林张庄。其父赵裕德(赵老裕)生有三子,赵汉臣行二。童年家庭并不富有。1905年(光绪三十一年)到东北怀德县黑林子,在他祖父吃劳金的烧锅学徒。1911年(宣统三年)到四平街人和长粮栈吃劳金,2年后得身份股,协助办理柜务。1921年赵汉臣出号,用抽出的身份股4000元,加入其胞兄赵正和(字春熙)在辘轳把街开设的义和顺粮米铺。当时只有两头毛驴和旧式碾子。为了扩大经营,增加资本,赵汉臣邀请王萃轩(王老萃)等人入股,企业逐渐发展。义和顺粮米铺改称义和顺粮米代理店,由专营粮谷加工改为钱粮业兼营。

  日本侵略者为了垄断粮谷市场,1919年成立四平街信托取引株式会社(又名交易所)。凡加入该社者,可作期市买卖,指空卖空。赵汉臣见有利可图,便投资入股。1926年夏,义和顺在信托会社空买大豆甚多,行情日落,卖空赔钱亏本;不卖,却要给信托会社日送押金若干,财力顿感不足。正当一筹莫展之际,赵汉臣从玉花书馆妓女玉花口中探知奉天官银号派霍书山来四平街买大豆200火车(每车30吨)的信息,赵预测大豆行情必涨,便与霍书山面议,愿为官银号收购。当得到霍的应允后,他借助官银号的财力,将空买大豆变为买存。仅此一桩买卖,就盈利五六十万元,从此,财力充足。1928年12月26日,在道里南四道街成立义和顺股份有限公司,成为四平街大粮商之一。此后又在腰站领地号,作外栈,建油坊,开设制米一厂、制米二厂。至1931年“九·一八”事变前,赵汉臣为奉天官银号倒卖大豆1000余火车,发了大财,成为东北巨商。

  1931年赵氏兄弟分家,义和顺粮米代理店归赵汉臣,独资经营。除粮谷收购加工外,又从事粮米出口业务。1932年至1937年先后开设义和厚百货商场、义和当铺、四平饭店、中央大戏院;又在昌图、三江口、双辽、通辽、白城子、泰赉等地设立粮栈。1937年“七·七”事变后,赵汉臣将资本逐渐向关内发展。在天津设义聚鑫,经营粮米和布匹;建大陆工厂,从事纺织工业,工人达千余人。

  赵汉臣为了扩大财路,求得日伪各层官府的庇护,采取各种手段进行拉拢贿赂。逢年过节,对统治阶层的重要人物,采取用果匣子装钞票的办法,按户送礼。

  1937年至1944年,日伪不断采取措施,强化粮谷统制,实施“粮谷出荷”,“粮米配给”、“稻谷专营”等残酷掠夺政策。甚至排除“满洲”商人收购粮谷,但赵汉臣通过向日伪要人行贿,仍准其在四平郊区和梨树县全境有收购“出荷粮”的特权。当时义和顺的经营管理手段和方式方法、购销业务和经济信息的反馈等,皆具有现代商业的模式。人员众多,共有500余人。还聘有日本人中川和夫等4人办外交,木村(女)、旦泽和朝鲜人韩爱善等人作翻译。雇请梨树清末举人佟竹樵作律师。从1941年到1943年义和顺代收购的粮谷,约25000余火车。

  东北沦陷后期,四平成立“生活必需品特殊公司”,凡统配商品均由该公司调拨,四平惟有义和厚是该公司的成员。因此,义和厚可以得到其他商店得不到的商品。每年由日伪经济部、兴农部拨给四平的统配商品,义和厚占40%。

  赵汉臣财富日益膨胀。据东北沦陷后期不完全统计,他拥有企业30余处,农村土地有3.5万余亩,城镇街基地千余亩,房屋2000余间。当时人们形容:“赵老汉四面八方进财,日有斗金入户”。

  赵汉臣精力充沛,在四平的7处企业,均设有日记表。他每天亲自检查了解情况,来往信件也必过目,随时指示业务如何开展,昼夜盘算损人肥私。1934年后,义和顺获利甚丰,每股分红也随之增多,赵汉臣便不念旧情,敦促原曾资助他创办粮米铺的王老萃等人抽股出号。他重新压低身份股分劈利润的比例,使享有身份股的高级职员、店员大大降低收入。他对店员苛刻全市闻名。店员、工人生病不但不给予治疗,如长期病号还被辞退。他身为百万富翁,每年回籍省亲也只给他母亲几十元的“孝顺钱”,其吝啬程度可见一斑。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赵汉臣紧紧依附日本侵略势力,为虎作伥。1932年,他参加关东军炮制的所谓“四平街民众请愿团”,强奸民意,欺骗国际联盟调查团,为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东北开脱罪责。在东北沦陷期间,赵汉臣历任四平商工会会长、红十字会会长、伪四平市协和会顾问、慈光小学校董事、无尽株式会社和军需服务社取缔役及若叶区伪区长等职。赵广泛结交日伪军政要员。1940年赵汉臣回原籍葬父时,从伪满国务院总理张景惠到各部大臣、日本东京财界人士、日军侵华头目均发来唁电。赵汉臣虽然拉拢、依靠日伪势力,成为东北、华北财阀,但他的日子并不好过。一幢新住宅楼,刚刚竣工,却被从新加坡撤退下来的日军一名中将以“养伤”为名,强行“借住”,赵只得惟命是从。妓女玉花,已经从良,成为赵的爱妾,并生一女,被日本宪兵巡捕李奇岩看中,赵只得忍痛割爱,拱手相让。而且李与玉花举行婚礼时,赵汉臣又前往祝贺,并送厚礼。1943年,日本军政头目,以为“大东亚战争”捐献为名,向赵“借款”,赵明知这是勒索,也不敢违抗,当即许诺捐献10万元。日本军政头目表示,以天桥作抵押。

  赵汉臣发妻王氏,始终居住乐亭。生一子二女,长子赵长琦,东北沦陷时期在校读书,长女嫁任栋臣为妻。次女嫁苗唯天。赵汉臣将玉花让与李奇岩之后,又娶四平人高氏为妾,生次子,名赵长喜。玉花嫁赵后生一女,名赵九香,伪满女子国民高等学校毕业。赵汉臣除四平住宅外,又在北平(今北京)买一幢清朝官僚住宅,作为别墅。

  1945年“八·一五”东北光复后,赵汉臣一度出任四平市维持会会长。苏联红军进驻四平后被撤换。同年10月,魏兆麟、郭威、朱国平等人由中共辽北省委委派,组成中共四平市工作委员会。同年11月初,开展反奸除霸清算运动,逮捕了赵汉臣,并拟处死。由于驻四平苏军的干预,改判为“死刑缓期执行,没收全部财产”。赵被关押半个多月取保释放后,逃往关内。1946年1月,赵获悉国民党大员刘翰东接受四平,他迅即返回,并充任辽北省经济补给委员会委员。此时,赵汉臣的精力主要是财产转移。先后将义和厚商场和义和当铺拍卖,将义和顺粮栈改为永聚源粮栈,由道里迁至道东外栈,专门从事粮油加工。同年3月17日,东北民主联军攻克四平,赵汉臣化装成乞丐,逃到北平。在平津两地开工厂,置房产,又大展身手。北平解放前夕,携带家眷(包括女儿、女婿)和15000两黄金,飞往台湾。1972年客死台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