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吉林名人

吉林百年工商人物——松 毓

发布时间:2018-06-19 08:55:00   来源:  字体显示:

  松毓,字秀涛,姓赫舍里,满族。吉林商务总会第二任会长。辛亥革命前后,他追求民主,反对专制,积极参加革命活动,被民主革命先行者孙中山先生称为“满人贤哲”。1869年(同治八年)出生。其先祖原在吉林驻防,后附入京师镶蓝旗,隶属于四甲喇佐领下。其父曾任黑龙江副都统。松毓生长在世代官僚的家庭里。1888年(光绪十四年)以贡生捐笔贴式,1889年(光绪十五年)在吉林办理边务文案,1891年(光绪十七年)为漠河金矿办理转运事项,翌年11月补授盛京刑部郎中。后因父母先后去世,祖母无人抚养,以知府回吉当差,被吉林将军长顺派充总理吉林边防营务处兼武备学堂事宜。1900年(光绪二十六年)“义和团”运动爆发,吉林将军长顺又派松毓主持吉林省城团练事宜。1902年(光绪二十八年)8月23日,得到了慈禧太后和光绪皇帝的召见。就此清廷发出上谕“本日召见之分省试用道松毓。着仍以道员发往吉林遇缺即补,并交军机处存记。”1903年(光绪二十九年)又派他主持吉林清赋放荒事宜,翌年又委派他主持协理吉林全省营务事宜。期间,吉林将军长顺还向清朝廷推举保荐松毓。评语是“年壮才明,留心时事,熟悉边情,有干济才”。自青壮年时期以来,一直得到吉林地方当局和清廷的器重,长期在吉林地方担当重要职务。

  难能可贵的是,松毓虽然出身于世代官僚家庭,自己又跻身于满族贵族之中,本人又是封建官吏,但他能够接受新思想,创办新事物,站在历史前进的前列。“辛亥革命”时,积极参加革命活动,成为当时“追求民主、保卫利权”的一面旗帜,为吉林人民反帝反封建的斗争,为吉林地方近代历史的发展做出了积极贡献。

  在二十世纪初的“救亡图存”斗争中,许多有识之士纷纷提出“兴学育才,实为当今急务”,主张先从抓教育入手,创办新学,培养一代新人。1902年(光绪二十八年)5月8日,松毓联络20多位士绅,公同商酌,向吉林将军长顺建议“将崇文书院改作吉林省城大学堂”。他主张“录取不拘官阶,不拘有无功名,但论资质是否可造”,从而摒弃了“重出身”、“讲功名”的封建偏见。在保守的封建贵族把持下的吉林当局,不可能对松毓的建议做出积极反映。但是,清廷屡发上谕,饬令各省一律兴办大学堂。为了欺骗舆论,吉林将军长顺于1904年(光绪三十年)5月委任松毓为“大学堂总理”,负责筹办全省学务。松毓就职后,根据吉林的实际情况,积极制定兴办新学,发展教育的具体方案。

  他创办“地方自治会”、“保路同志会”,组织领导筹办地方自治、请愿速开国会和保卫吉长铁路筑路权的斗争,传播了民主和爱国思想,为“辛亥革命”的到来,在吉林进行了思想舆论和组织上的必要准备。这是新生资产阶级及其知识分子登上政治历史舞台,在吉林地方开展反帝反封建斗争的积极尝试,在吉林省近代历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吉林地方自治会”是松毓组织和领导吉林省城的一批开明士绅和留日归国学生创办的。1907年(光绪三十三年)1月6日召开成立大会,百余人到会,推举松毓为会长,制定了《暂行章程》。“吉林地方自治会”成立后,在省城设立自治研究所,先后从全省各地招收学员约百余人,学习宪法、自治制度与选举法,毕业后到各县办理地方自治;编辑《自治报告书》,每月出版3期,1908年(光绪三十四年)8月改为《公民日报》,后又改为《吉林日报》,成为吉林省第一份公开发行的报纸;设立宣讲所,每日宣讲新学,以期开通风气。此外,还联合奉天教育总会等,同年春,共同组成东北三省赴京请愿速开国会代表团,进京请愿。“吉林地方自治会”还编辑《中韩国界历史志》,为清政府与日本交涉中韩边界问题提供历史资料。他拒收日本驻吉林领事岛川赠送的捐款1800元,表现出崇高的民族气节。同年,清政府与日本签定《吉长、新奉铁路协约》,规定修筑吉长铁路所需款项之半数须向日本开办的“满铁”借款,总工程师与总会计师应聘日本人担任。消息传出,吉林各界无不义愤填膺,于是在松毓领导下,在“吉林地方自治会”的帮助下,组织成立了“吉林保路同志会”,一面反复向东三省总督、吉林巡抚呈递票文,指出吉长铁路如让日本修筑,“则主权丧失大半”,申明筹款自筑的决心;一面广泛发动绅商学各界参加斗争,在请求自筑的禀文上署名的人数一次就达400多人,并积极筹款,为自筑铁路作必要准备,甚至“有闺阁之中,典簪脱珥;童幼之子,倒箧倾囊”,在不长的时间里就筹股170万余两(白银)。

  广泛的民主和爱国思想宣传,在社会上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吉林地方自治会”组织不断发展,影响不断扩大。到1908年(光绪三十四年),“入会者已达七百余人”,会长松毓的威望也随之提高。松毓虽然主动聘请吉林省民政使谢汝钦担任自治会的“监督”,以表示他顺从地方当局领导,但是他的所作所为己经阻碍和破坏了吉林地方当局加强封建统治的宗旨,他不能为吉林地方当局所容。同年11月10日,东三省总督徐世昌、吉林巡抚陈昭常在吉林全省发出长达2000多字的布告。对自治会名曰“缩小规模,改为吉林府自治局”,实则予以取缔,就这样“吉林地方自治会”被迫解散了。对于自治会的领导人松毓,吉林地方当局也必欲在政治上置于死地而后快。1909年(宣统元年)初,东三省总督徐世昌参奏松毓“淆惑众听,把持学务,破坏政权”,将其革职。当时,松毓在吉林城开有钱庄“丰源亨”、当铺“贻源当”等买卖,与金融界的钱庄、银铺有借贷业务往来。政治上的失意又带来经济上的厄运,吉林地方把持的“吉林永衡官银钱号”借机上门逼债。

  面对统治当局的残酷迫害,在反动黑暗统治的高压下,表面上看,松毓“杜门谢客”,闭门“愧悔”,但实际上他并没有动摇,没有退缩,等待时机,投身新的战斗。1900年(光绪二十六年)八国联军进占北京。清政府与英法等列强签定的《辛丑条约》,使中国进一步沦入半封建半殖民地的深渊。在中国人民“救亡图存”斗争日益激烈的形势下,清政府为了装潢门面也不得不施行“新政”,其中一项是设立商部,鼓励发展实业。商部上奏朝廷“劝办商会”,得到朝廷的批准。同时又向全国发出“劝办商会谕帖”。当时吉林城是吉林省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是吉林全省的首府,创办吉林商会的任务就首先落在吉林城商界的面前。吉林当局在原有“商业会议公所”的基础上,于1906年(光绪三十二年)12月30日,“邀集四行各商号”,推举花翎道衣秉章为总理(会长),花翎后补牛翰章为副总董,制定了《章程》,成立了吉林商务总会。

  1907年(光绪三十三年)4月,吉林由军府制改为行省,撤销原“吉林将军”,以朱家宝为第一任巡抚。同年7月。吉林商务总会总理衣秉章因“年衰力尽”,请求辞职。31日,众商家遵照部章,投票公举,松毓以得票最多当选。

  松毓当选商务总会总理(会长)的时候,正是他担任地方自治会和保路同志会会长之时,而且当时正值地方自治会和保路同志会工作繁忙,斗争激烈的关键时刻。因而他在当选后不久,即向吉林巡抚朱家宝呈递禀文称:“请众商将总理一席,另行公举”。但是,吉林巡抚朱家宝并未给于明确答复,吉林商务总会当时又没有进行改选,松毓仍为名义上的吉林商务总会的总理(会长)。直到1909年(宣统元年)4月16日,吉林商务总会选举文禄为总理,隆贵为协理,松毓才辞去此职。

  1911年(宣统三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爆发。旬月之中,各省纷纷响应,革命风暴席卷全国,清朝反动统治处于风雨飘摇之中。就在革命力量向反动统治势力发起冲击的时候,奉天军阀赵尔巽、袁金凯、张作霖的把持下,成立了保安会。吉林当局心领神会,也效仿奉天模式,成立了吉林保安会。在吉林保安会成立的大会上,松毓被推选为该会“监督”机关参议部副议长。松疏闻讯之后,登报力辞,将耻与陈昭常、孟恩远之流为伍之意寓于谦恭退让之中。但是,松毓久负众望,深为各界所仰慕,咨议局、农务总会、商务总会、教育会等各团体一起致函保安会,坚请松毓速行就职。这就迫使吉林地方当局不得不呈请恢复松疏的原有官衔。然而,松毓正为吉林省未能夺取革命的胜利而深感忧虑。当他看到官府衙署还悬挂着龙旗时,举家哭泣。同年11月中旬,奉天革命党人张榕、柳大年等在奉天组织成立了“联合急进会”,准备以武装斗争建立“满汉联合共同政体”,松毓在吉林成立了“联合急进会吉林分会”,自任会长。他以同盟会会员文耆、李芳等为骨干,广泛联系各界进步人士,以图一举推翻清朝在吉林的地方统治,实现吉林“独立”。1912年1月中旬,就在革命领袖孙中山委派原驻奉天第二协协统蓝天蔚率领北伐军从辽东半岛登陆,准备夺取东北政权的时候,松毓致函孙中山,陈述了自己为“救亡图存”所进行的长期斗争和所受到的残酷迫害,表明了对全国和东北革命形势的远见卓识。

  辛亥革命是一场不彻底的反帝、反封建的民主革命运动。在这场革命运动中,作为地处东三省中部的吉林省,尽管革命力量向反动势力发起了攻击,与反革命展开了激烈斗争,但终因革命力量弱小,人民群众没有发动起来,而告失败。

  松毓涉足工商业,早期开办了钱庄、当铺等旧式企业。1908年(光绪三十四年)夏,又与沈海楼、赵庭献、承续香等人集股20万市钱,进口国外机器设备,开办“吉新机器造砖有限公司”。1919年又与人合作,计划开办“大有农林矿业公司”。

  松毓还是一位书法家,他的字苍劲有力,在当时吉林市颇有名气,吉林市北山上“天下第一江山”的题字,就出于他的手笔。

  1925年松毓在吉林市病逝,终年57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