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吉林名人

吉林百年工商人物——郑砚耕

发布时间:2018-06-04 10:06:00   来源:  字体显示:

  郑砚耕,原名文荣,字砚耕,吉林省最早的工商联组织——扶余县工商联合会第一任会长。1899年(光绪二十五年)出生,祖籍山东省济南府齐东县。同治年间,迁居吉林扶余,几代单传,以经商维持生计,祖父时始略置房产。父名维垣,字佐忱,从业当铺,生四子,排“文”字,依次以“荣、华、富、贵”命名,郑砚耕居长。旧时工商界有“贺号”之说,即人到30岁,所谓“而立”之年,小有地位,便不再使用原名,而改用其“字”了。从此,郑砚耕便使用“砚耕”这个名字。

  郑砚耕幼时聪颖好学。1905年(光绪三十一年)入私塾读书,1910年(宣统二年)被劝学所挑选,转入扶余第二初等小学校,1912年考入新城府立中学堂预科班。中华民国成立之初,学生自由剪发,要求办学团,罢课、砸劝学所,家中老人引以为忧,怕闹革命惹祸,勉强读至卒业。起初,他依仗自己练就的一笔好字,在新城府衙门的刑房谋到一个缮写生的职业。一年后托人介绍到隆盛号商店学生意。因其勤奋可靠,3年后即被提拔到账房管账。

  扶余位于松花江江畔,地处吉林省西部交通要冲,从长春来的畜力大车,多载百货等物经此地运至江北,黑龙江的农产品亦经此地运往长春、沈阳。扶余工商业比较繁荣,有不少大商户。尽管郑砚耕青壮年时期,即以其人品出众、才华超群,而受到经营者的重用和工商界的称赞,但时运不佳,他本人并未得到应有的发展。他先后担任会计的隆盛号商店、同聚成粮业、信和茂粮业,均因生意不好而废业。东北沦陷初期,扶余县敌伪分子成立协合会,几次找他入会,以会员的职位进行收买,均被他婉言谢绝。为了生计和躲避敌伪的纠缠,同父亲和二弟文华、三弟文富开设一个德顺兴商店,销售布匹百货。不雇店员,不起伙食,各自在家吃饭。因开支小,开始还有利可图。但好景不长,四弟文贵被抓去当劳工,死在黑龙江省东吴镇。每次抓劳工他们商店的弟兄三人都合格,只得找门路,行贿赂,暗中雇人代替。不到3年,雇了4次人耗费数千元之多。后来,扶余伪县政府号召商号去北下坎开荒,参加的人可不去充劳工。他们认为这是一个机会,便参加了10家百货店的开拓队,在那里盖房子、买工具、马匹等等,又摊进去好多钱,结果毫无收获。1941年,因物价暴涨,发布“七·二五”停止令,全部商品价格一律不准上涨。从此,德顺兴商店的营业一落千丈。伪县署的经济科,伪警察署的经济系、特务系任意检查勒索,尤难承受。为了各家的生活,又不能废业,只好使用高利贷维持门面。1944年,他父亲因恐吓、忧愁,患病去世。弟兄三人勉强支撑营业,受尽了警察们的敲诈、欺压。至1945年“八·一五”东北光复,已债台高筑。这时他已46岁了。前半生的经历,使他牢牢地树立了正义感和爱国之心。兄弟三人把原租的门市房两间,留用一间,字号改为“德裕隆”。因无货源,仅销售烤烟,并自制袋装的“香烟末”出售,以维持生计。同年11月,东北民主联军长白山支队程世清司令偕同苏联红军解放了扶余县。为了建立县人民政府,1946年2月召开县参议会,郑砚耕被选为工商界代表参加了会议,并被选为参议会驻会委员。接着成立县政府,他当选为扶余县人民政府委员会委员。

  1946年4月下旬,扶余县城召开工商界选举大会,成立工商联合会,选举郑砚耕为会长(1948年以后,改称主任委员)。同年5月1日,召开扶余县工商联合会第一届委员会第一次会议,招聘干部3人,通讯员2人,正式开展工作。当时的工作范围,仅限于县城,尚未包括三岔河、陶赖昭等集镇。当时的主要工作,就是支援解放战争。伤员所需的物品、被褥、毯子等等,都需要经工商联向各商户借用。当时政局不稳,人心浮动,人们对共产党的看法半信半疑,由工商联开收据,人们不信任,必须由郑砚耕出面盖章才借用。那时,国民党的飞机常来狂轰乱炸,又兼城内传染霍乱,死亡千余人,闹得人心惶惶,工商联的工作相当困难。同年6月,国民党军队北上,欲攻占扶余。县政府为了打游击战,把全部人员转移到江北肇源县。扶余县县长徐伯如、城关区区长孙玉庭找郑砚耕到县政府三楼办公室,室内已无桌椅,三人席地而坐,派两名通讯员持枪守卫。徐县长说明转移原因之后,叫郑砚耕担任县城的防卫治安工作,并说:“你是商会会长,中央军来了对你没有关系。你可作为内线,我们派人同你联系”。郑砚耕请求孙区长晚走几天,二位答应了。徐县长临走时,握着郑砚耕的手说:“你要身在曹营心在汉呀”。孙区长同郑砚耕在江边行走,详细介绍了共产党的方针政策和部队的实力,嘱咐郑安下心来。不久,国民党军队进占五家站,杀害了一些干部,时间不长就撤走了,因为在农安的国民党军队已被解放军击退。扶余的威胁解除后,城关区政府迁入县政府院内,开展清算运动。街道成立贫民会,开展镇压反革命运动。郑砚耕被任命为清算工商界“发国难财”清算组组长,当时仅清算了几家大商号。1947年,农村进行“土地改革”,进城清算了一些在农村有土地的工商业者,并全部没收该企业的财产、商品,运往农村。为了保护工商业,郑砚耕代表工商联,曾多次向区政府请求设法解决。后来采取“假查封”的办法,才制止了这一行动。同年,城内发生腺鼠疫,死了很多人。城内戒严,禁止人们出入。隔离圈内群众所需的口粮、烧柴、蔬菜等物,都要外边供应。县防疫委员会命令工商联成立供给部,郑砚耕任部长,每天要到隔离圈了解供应情况。

  1948年,县政府从肇源迁回。为了表彰郑砚耕在这一阶段的工作成果,县各界联合会奖给郑砚耕“模范领导”银盾一座,一等银质奖章一枚。防疫委员会颁给他一枚“人民功臣”奖章。

  扶余县城原用小丰满水电,后因线路破坏,停电将近两年。这时,县政府提议同工商联合资创办一个“工商合营电业公司”和一个“工商合营社”,委任郑砚耕为两处的总经理,并被县政府委派代理贸易公司经理,又被选为中苏友好协会理事。

  为了支援解放军“三下江南”战役,扶余成立兵站,委派郑砚耕参加粮秣供应工作。当时城内粮业、民户凡有碾子者,都在加工高粱米。机器榨豆油,缺少柴油,就派人去前郭旗购买柴油或汽油。白天有飞机轰炸,只好晚间用渡船由前郭旗向扶余运送。

  1951年,在三岔河、陶赖昭、五家站、长春岭、蔡家沟以及城关等6个区,成立工商联区分会,选举代表,召开全县工商联代表大会,改组县工商联,重新选举领导机构,郑砚耕又当选为主任委员。工商联又组织各同业工会。会内增加干部,积极开展工作。工商联的主要工作是宣传党的经济政策,配合税务局搞好税收,拥军优属以及其他地方建设工作。做为主任委员的郑砚耕,在这些方面都发挥了积极作用。由郑砚耕主持的扶余县工商联,在“五反”、推销公债、“捐献飞机大炮”支援抗美援朝战争等政治运动中,都做出了积极贡献。

  郑砚耕不仅在扶余县工商界的威信日益提高,在吉林省工商界中亦逐渐成为知名人士。扶余县工商联从1946年至1955年共进行五次改选,他都连选连任为会长或主任委员。1951年,郑砚耕被选为吉林省人民代表,参加省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后又参加第二届人民代表大会。郑砚耕经营的商店因赔累于1953年废业。他因此失去代表性,主动请求县委统战部准予辞去县工商联主委职务。统战部长对他倍加慰勉,并让他凑人民币100元加入造纸厂作为股东,仍继续主持工商联工作。同年,省工商联召开筹备会议,他当选为筹备委员会常务委员。1954年,根据中央人民政府《关于撤销大区一级行政机构合并若干省、市建制的决定》,长春市(原为直辖市)和原松江省、黑龙江省、辽西省、辽东省部分地区划为吉林省,吉林省会亦由吉林市迁至长春,各地工商联组织亦相应的划入吉林省,成为吉林省工商联筹委会组织成员。因为市县增加,1955年在长春召开省工商联筹委会扩大会议,为了做好准备工作,决定成立一个由17人组成的临时工作委员会,并聘请苗竹贤、张泽多、李国泰、李宏昌和郑砚耕等5人专做日常筹备工作,在会通达商店院内办公。同年7月,在长春召开省工商联第一届会员代表大会,选举产生了执行委员会、常务委员会,郑砚耕被选为常务委员兼驻会副秘书长,正式调到省里工作,扶余县工商联主委由常子荣继任。1956年2月,郑砚耕加入中国民主建国会,同年8月,代理工商联秘书长。1959年,根据民建中央决定,成立中国民主建国会吉林省工作委员会,郑砚耕兼任秘书长。1980年,省民建召开第一次会员代表大会,正式成立中国民主建国会吉林省委员会,他当选为常务委员兼秘书长。1984年,省民建召开第二届会员代表大会,郑砚耕因年事已高,请求让贤,会上他再次当选为常务委员,不再兼秘书长。同年7月离休。郑砚耕虽已年近九旬,仍关心会务,力争参加“两会”的有关活动和会议。

  1995年郑砚耕病逝,终年96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