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吉林地域文化 > 特色民俗

冰祭与冰雕

发布时间:2018-01-09 09:25:00   来源:  字体显示:

  考稽中国古代的藏冰历史,通常都援引《诗经·七月(豳风)》的诗句:“二之日凿冰冲冲,三之日纳于凌阴”,从而断定约有三千多年的采冰藏冰史。所谓凌阴,就是冰窖,又称冰库、凌室、冰室等,而凌人就是为周天子掌管冰事的人员。据《华夏风物探源》(上海三联书店1991年7月版)考证:凌人编制94人,包括两个负责人,叫“下士”,两个“府”,90个劳务人员叫做“徒”,两个“史”,8个领班,叫做“胥”。从这个常设机构可以看出,当时藏冰的规模之大和分工的严密了,也可以看出,官府对藏冰的重视程度。同样是这本书,还考证出不仅周朝藏冰,早在商朝至夏朝就已经开始凿冰藏冰。

  那么冰窖即凌阴的结构是什么样子的呢?考古工作者于1976年在陕西雍城遗址中发掘出一处春秋时代的凌阴遗址。这是一座深入地下的窖穴,用黄土夯筑而成,窖穴四周为回廊,回廊两侧有柱洞。窖穴底部铺有一层砂质片岩。两壁自上而下挖有一条东西走向的通道,通道两壁有五层对应的门槽,这是为了防止窖外热空气进入窖内。窖底埋一列水管,东高西低,通于窖外数十米处的小河中,经实测,可容水190立方米。这是世界上最早的冰窖了(见《古代的冷藏》,载《粤港信息时报》)。

  我在《冰窖与冰鉴》一文中记叙的上上世纪50年代东北的冰窖构筑情况,深感近代的窖冰技术并不比古人先进多少,甚至还不及古人的藏冰效果,如窖底铺设排水管、保温层的设计等。

  藏冰既然是古人的重要劳作、享用事项,且历史较为久远,参与的人数较众,就必然形成习俗惯制和信仰禁忌。古人藏冰启冰史有节令的,一般是农历十二月凿冰,正月藏冰结束,三月即开如启用。据《华夏风物探源》一书介绍,藏冰是要祭祀司寒之神,祭品是黑色的公羊和黑色的黍字。司寒之神在北方,北方的土是黑色的,故称“玄冥”。明朝明成祖朱棣北征时,将呼伦贝尔湖的呼伦湖改称“玄冥池”,就含有北方及寒冷的意思。大约从周秦到唐宋,两千多年,司寒之神都是玄冥。清朝末年,司寒之神却换成了疯癫和尚济公,原因不得而知。当时砖窑、煤窑、杠房、轿铺等行业,均奉济公为保护神,大概冰窖也未能幸免,随了大流,也改信济公为司寒之神。

  启窖取冰也有仪式,要献礼,礼品是羔羊、韭菜。在冰窖的出口还要挂上桃木弓、荆棘箭,以辟邪祟。最先取出的冰,人们不能享用,要盛于祭盘,捧到太庙,由天子献给祖宗。

  古代,除了冰窖以外,还有冰厨。所谓冰厨,就是规模较大些的冰柜。据《古代的冷藏》一文称,吴王阖闾、越王勾践都有冰厨。冰厨多设于地面之下,挖有冰井,井内用陶制井圈叠套成井壁,下有陶制品作为井底。其实就是天然的陶制冰柜。

  近四十年来,国际冰雕艺术日趋兴旺发展,有许多冰雕艺术品相继问世,深受广大观赏者的喜爱。艺术家们在视觉上作了大量的试验和探索,既注意近视效果,又注意远视效果,更多运用木雕和石雕的方法。既有楼台亭阁、山石寺塔横亘玉立,又有人物动物出神入化,辅以灯光声色,达到了其他绘画雕塑艺术所无法企及的艺术效果。北极的爱斯基摩人更擅长小巧玲珑的冰雕艺术创作,艺术品完成后,运到城里出售,有不菲的收入。自1963年以后北国冰城哈尔滨把冰灯会定为冰灯节,改革开放以后,又把冰灯节易名为冰雪节。哈尔滨的冰灯蜚声中外,吸引过国内外大批游人前来观瞻。冰雕艺术现在有逐渐南下的趋势,长春、吉林、沈阳、北京甚至东北各市县,都搞冰雕艺术。更有趣的是羊城广州也搞起规模较大的室内冰雕艺术。冰雕艺术着实火了大半个中国。

  其实,冰雕艺术,在中国历史较为久远。提及冰雕,人们大都会想到并摘引西清在《黑龙江外记》的那句话:“上元,城中张灯五夜,有镂五尺冰为寿星灯者,中燃双炬,望之如水晶。”其实,冰雕在汉代已有端倪,唐代则趋于兴旺期。汉代时,人们把冰块雕成圆形凸镜,名曰“冰燧”,用来取火。这时的冰雕完全是出于生活及生产的目的。而到了唐代,就完全是为了享乐了——降温。唐玄宗时,杨国忠就令奴仆们雕制奇形怪状的冰山,放在室内用以消夏,史称“冰山避暑”。其子弟们每年盛夏,把雕成飞禽走兽的冰块,送给王公大臣。五代人王仁裕在《开元天宝遗事》一书中便提及此事:“杨氏子弟,每至伏中取大冰使匠琢为山,周围于宴席间,作客虽酒酣,而各有寒色,亦有挟纩者。”宋朝宫廷里也有这种享受,南宋周密在《武林旧事》一书中说:“各设金盆数十器,积雪如山。”宋朝的陈元靓在《岁时广记》卷二十五引《岁时杂记》的话说:“京师三伏,惟史官赐冰面……自初伏日为始,每日赐近臣百冰,人四匣,凡六次。”市面上也有冰块、冰水出售。据《清嘉录》卷六“凉冰”一条说:“(苏州)土人置窨冰,街坊担卖,谓之‘凉冰’。或杂以杨梅、桃子、花红之属,俗呼‘冰杨梅’、‘冰桃子’。鲜鱼肆,以之护鱼,谓之冰鲜。”还有把两片铜盏敲得磕磕响,沿街卖冰镇杨梅汤的小贩,都给在炎夏里的人们带来几许清凉(参见段登国的《揭秘》,中国文联出版公司1989年6月版)。而且,在降温和啜饮冰镇饮料时,不仅仅是为了避暑降温,还要讲求视觉上的美的享受。

  古代人重视图腾崇拜和祖宗崇拜,例行的享祭,冰雪似乎时不可或缺的。屈原在《招魂》中,开列一份大菜单子,表现了当时楚国的饮食文化,其中有两句是这么说的:“挫糟冻饮,酎清凉些。”意思是把滤其糟渣的清酒放在冰釜上冰镇,即给祖先献上冰镇过的清凉饮料。这可以引起我们更多的联想。因为他在《招魂》中还说过这样的话:“魂兮归来!北方不可止兮。增冰峨峨,飞雪千里些。归来归来,不可以久些。”楚国的先祖有熊氏被封于荆楚之前,曾居住在幽燕之地。那里飞雪千里,增(层)冰峨峨。屈原用那个冰镇饮料祭奠祖先,有怀念故地的意思,同时还嘱告先祖,不可以在故国北方停留,还是回到荆楚大地吧,但并未忘记用冰镇饮料飨其祖先。

  在满族神话《天宫大战》中,九头敖钦女神变成了一角、九头、自生自育的恶魔耶鲁里,她是司冰雪的恶神,给人的印象,冰雪严寒似乎就是恶神耶鲁里的化身。但这只是满族神话系列的一则神话,别的民族和满族的别的氏族并不都憎恨冰雪,并不都把冰雪视为恶魔的象征。

  关东人在某种情况下还离不开冰雪,如果没了冰雪,不可想象人们将如何去渔猎,去搞运输,去伐木,去垦殖和驯化野畜,去冷藏食品。关东各个民族就是生活在这种矛盾心态中。他们又十分珍惜冰雪,用冰雪祭祀先祖就是一例,用雪粉搓洗沐浴又是一例。所以就有了冰雪崇拜,古鲜卑人就是一个例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