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吉林地域文化 > 地方戏曲

二人转的源流

发布时间:2018-03-01 13:56:00   来源:  字体显示:

  (一)发端

  产生年代  关于二人转产生的年代,有多种说法。据专家考证研究,作为东北三省共有的地方民间小戏,二人转在吉林境内流传始于18世纪初。“据怀德县艺人按师承关系推算,该县蹦蹦产生在嘉庆七年左右(1802年左右)。当年,随着关内流民进入拓荒,地域得以开发,民间娱乐逐渐兴起。老八家子(今怀德镇)、秦家屯(辽金时代的信州)、杨家大城(今杨城公社)、大榆树、双榆树等地,每逢年节、农闲,时有二、三农民搭伴,到富有人家打起板,唱起民歌小曲,跳起单鼓再演唱一段传说故事,以谋生计。据传,怀德县最早出现的这种演唱形式,艺人们传称为双玩意儿,民间俗称蹦蹦戏。”[1]

  二人转老艺人刘士德在《松辽艺话》[2]中讲,二人转艺人刘大头(原名刘富贵)生于1863年,他16岁的时候拜二人转艺人董傻子为师。当时,董傻子已经六十多岁了。据此推算,董傻子应该是嘉庆二十年(1815年)前后生人。

  由此可见,二人转已经有二百多年的历史了。

  二人转是在东北这片黑土地上产生的,东北丰富的地域文化哺育了它。土著歌舞使二人转具有了与东北人性格相似的纯朴、豪放、刚健、丰厚的气质和地域的民间艺术精神。它的火爆、热烈、载歌载舞的表演功能则来自东北大秧歌。莲花落则给它带来了丰富的节目内容。可以说,二人转是关内莲花落和东北大秧歌相结合,吸收了东北地方的歌舞艺术等,逐渐形成了“‘中性’、‘彩扮’的一‘旦’一‘丑’两个角色和叙述兼代言、载歌载舞的二人唱一台戏”。[3]

  起源传说  在二人转民间艺人中,有许多关于二人转由何而来的传说。(1)庄王传说。庄王病中,心中郁闷。于是找来了两个傻子为他演唱,男扮女装,引得庄王大悦,遂命人编小曲在民间演唱。再一种传说是庄王率兵出征,士兵想家厌战。庄王令两位大臣为士兵演唱。大臣背对士兵而歌,故后来演出莲花落或者蹦蹦时,演员出来时也都脸背着观众。(2)范丹传说。唱莲花落和唱蹦蹦的,凡有“海底”(“穷人论”)的,都以范丹老祖为要基,跑遍天下,到处走江湖。(3)李梦雄兄妹传说。关于李梦雄兄妹留下二人转的传说较多。传说一:李梦雄原本姓齐,其父为奸臣所害,全家被抄。惟李梦雄、李桂贞兄妹逃脱。后学唱凤阳歌词。二人转艺人常说傻哥、老妹子,即出于此。包头的常用扇子遮脸,是因李桂贞是官宦之女,怕见外人。传说二:李梦雄、李桂贞兄妹是明代人,因家被抄,在外流浪,唱《棒打棒》(持小木棒),俗称《蹦打蹦》。传说三:“穷人论”第三本中记有《花鼓》的产生来源:“身穿大红衫,罗裙系腰间,身背小花鼓,兄妹挣吃穿。哥哥李梦雄,妹妹李桂贞,二老下世去了,打花鼓为生,热闹之中唱起来。”传说四:因为是李梦雄留下的,因此艺人讳“梦”字,叫李亮雄。梦叫“亮子”也源于此。传说五:“跑里的”多为老齐家生意。因而竹板才七(谐齐)块。竹子是洛伽山紫竹林的。凡是拿竹板的均为齐家生意。传说六:公子刘月豪进京赶考,受人谋害。恰逢李梦雄也住于此,抱打不平,将妹嫁与刘月豪。以后,兄妹卖唱访刘,留下了二人转。

  (二)吉林寻踪

  清道光二年(1822)怀德县八家子老爷庙(普济寺)的庙会上出现蹦蹦戏演出。“三五个艺人一伙,扮成一旦一丑。旦装包头插簪子挑凤戴花,抹个红脸蛋,手拿手绢;丑装头扎毛巾,手拿竹板。二人在吹打声中扭秧歌打场,丑下场说口,说笑话逗乐子,再唱小帽转入一替一句的唱故事,俗称‘滚地包’。当时,已唱有《西厢》、《蓝桥》、《纲鉴》等剧目。”[4]

  清道光二十年(1840)桦甸县夹皮沟金矿区建矿以后,经常有蹦蹦小班来演出。“据夹皮沟矿史、桦甸县志所载,自有金矿以来(1840年),梆子、蹦蹦艺人就常来演戏,很受金工欢迎,多在山坡,沟旁席地而坐,唱毕赏给砂金,每唱十余日或三、五日,兴尽而止。据桦树林子上年纪人回忆说,自他们父辈起多有蹦蹦小班前来唱唱,韩家在家庙筑有土台,每来必接唱,热闹一番。”[5]

  清咸丰元年(1851)桦甸县夹皮沟上戏台、下戏台经常有蹦蹦演出,出名艺人有张樱桃红。“据夹皮沟老矿工李仁等介绍,他们的先人曾说:自咸丰年间夹皮沟就有上戏台、下戏台两个地名(因有戏台演戏而得名),都是土台,旁边围埋几根土桩,演戏时能拉块布挡住后面。上下戏台相距五里,有时唱对台戏,这时行人拥挤,热闹非常。他们还说,当时演蹦蹦最多,艺人端灯演戏,看的人有的也端着点着的松明子,一唱多半宿,早上还不准误工,韩边外有‘棒子队’,拿着棒子赶大伙上工或下地干活。金工们对常来的好唱手最尊重,给的小包(即用毛头纸包的定额砂金,当时在这一带当货币通用)也最多。早先最出名的艺人有个叫张樱桃红的,快八十岁了还能唱,他的徒弟刘缩脖子也挺出名,是这一带人,在这一带学艺并唱了一辈子,他俩的戏至今活着的人都没看过。后来有个叫刘大头的人,唱丑出名,上年纪的有人看过他演戏。据说韩登举(韩边外的长孙)几次专去听他唱戏,还赏过丝绸褂子(对襟上衣),刘大头奔吉林去以后,还给他在桦树林子善林寺内立了个牌位,以示怀念。”[6]

  自此,二人转逐渐在全省范围内活跃起来。

  (三)党和政府关心民间艺术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初,各级文化主管部门就着手把零散的二人转艺人组织起来,充分发挥二人转团队的宣传鼓动作用,全省大部分二人转艺人都参加了职业团队或业余团队。1950年8月,吉林省文化处派员在舒兰县开办民间艺人训练班。榆树、伊通、长岭、双阳、永吉、白城等地的文化主管部门也相继举办了“民间艺人学习班”,对二人转从业人员进行培训。并在此基础上,主管部门把零散的自负盈亏的二人转“份子班”改变为民营公助或集体所有制的地方戏队,由各级人民政府文化部门领导。1953年,省文化处根据艺人的意见,全省统一将“蹦蹦”改称为“二人转”,体现了对二人转演员的尊重。

  1963年3月,经中共吉林省委批准,吉林省文化局从全省各专业地方戏团队抽调优秀青年演员与著名二人转艺人组建了吉林省吉剧团二人转实验队。以“深入挖掘,大胆革新,在继承优秀传统的基础上,创造新型二人转”为宗旨。这是一个具有示范性和试验性的省级二人转艺术表演团体,他们一方面精益求精第排练本队创作的剧目,还把个县市创作的又提高基础的剧目学习过来,经过加工提高,向全省推广。在成立后的几年里,他们就推出了一大批优秀剧目。其中部分剧目还被拍成彩色舞台纪录片《长白新歌》。

  “文化大革命”期间,二人转同其他艺术形式一样,遭受严重摧残。粉碎“四人帮”之后,二人转艺术重获新生。1978年,吉林省革命委员会批转吉林省编委制委员会、文化局、劳动局、财政局《关于调整充实全省县以上专业剧团编制和剧种布局的请示报告》,各市、县相继恢复或重建地方戏队、民间艺术团。

  (四)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中国是一个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有丰富的民族民间文化遗产。二人转就属其中的一个民间艺术。

  面对来自全球化和现代化的挑战,我国民族民间传统文化生存环境急剧恶化,针对这种严峻的形势,国家采取了有效措施,加强我国民族民间传统文化的保护,在全国范围内实施中国民族民间文化保护工程,本着“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传承发展”的方针,全面开展了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

  2006年5月,国务院正式将东北二人转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注[1]:引自《四平市戏曲志》。田子馥等编于1986年。

  注[2]:《松辽艺话》刘士德口述,王桔整理于1980年。

  注[3]:引自《二人转史论》。王兆一、王肯著,2002年时代文艺出版社出版。

  注[4]:引自《四平市戏曲志》。田子馥等编于1986年。

  注[5]:引自《东路二人转史料》张景义编于1986年。

  注[6]:引自《东路二人转史料》张景义编于1986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