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地名
当前位置:首页 > 吉林地名

《长白山江冈志略》之抚松老地名考

吉林省地方志编纂委员会    2020-10-12 07:47:00    来源:
打印
| 字号:
|

  阚世良

 

  刘建封的著作《长白山江冈志略》(以下简称《江冈》)是研究长白山及地方志的重要文献。由于年代久远,书中留下的许多地名,除少部分还能清楚具体所指外,很多已难以辨识了。如能将书中所标地名逐一落实是件很有意义的事,本文尝试将书中涉及抚松老地名的地方一一指出并作简单考证,希望抛砖引玉,能吸引其他各地方如安图、长白、靖宇、临江、江源、桦甸、敦化等地的学者共同参与进来,合力完成《江冈》地名考证这项大工程,为深入研究此书奠定基础。

  本文在写作体例上有几处需说明的地方:

  一、要区分刘建封本人的命名和早就存在的老地名。刘建封本人的命名情况多是对景点的命名,有些得到公认,如十六峰、仙阜、悬雪崖等,有些只在此书中出现过一次,是刘建封为写书方便设的地名,虽没有得到公认,仍有一定的历史文化价值。

  二、原属抚松县后归属今天临江市、江源县的地方不再统计在内。

  三、由于当时测绘技术所限,书中所记的距离甚至有些方位都与实际误差很大,准确性肯定无法与今天的新地图相比,因此不能完全迷信老地图及《江冈》书里的叙述。

  四、有了新地图,为什么还不能淘汰老地图,以刘建封手绘地图及辽宁省抚松县老地图及《长白汇征录》里所附的长白府所附区域详图为例,与《抚松县地名志》(1988 年版)及《抚松县地名志》(2016 年版)的新地图比较,虽然后者绘制比较准确,但由于略去了许多旧地名,很难与新地名对应上,地理文化记忆也就串接不起来,这时老地图及老县志中的地名呈现出的历史地理文化信息就显得格外珍贵,难以替代。

  五、由于本人非专业学者,水平有限,没有做过实地考察,所有操作均以文献为主,自然有不少遗漏之处和错误之处,待有识者指正。

(一)

  刘建封命名的长白山及附近景区的地名或景点共计32 个:位于抚松境内的有三座山峰:白云峰、芝盘峰(鹿鸣峰)、玉柱峰(青石峰);中朝两国界峰有三座;梯云峰、卧虎峰、冠冕峰;景点26 个:仙阜、悬雪崖(俗名西坡口)、金线泉、玉浆泉、赤松甸、白花溪、石虎滩、还云洞、濯足石、洗儿石、隐豹崖、鹿径、仙人梯、古洞、雪岭、雪涧、雪井、莺儿阜、镜花岭、忠岭、青石崖、浅水汀、兰花塘、黄花甸、白花岭、仙人径。

  现仍保留原名并已成为抚松老地名的有10 个:白云峰、芝盘峰(鹿鸣峰)、玉柱峰(青石峰)、梯云峰、卧虎峰、冠冕峰、仙阜(芝盘峰与白云峰之间)、悬雪崖(玉柱峰与梯云峰之间)、金线泉(玉柱峰东)、玉浆泉(玉柱峰东)不知具体所指或不再用原名的有22 个:赤松甸、白花溪、石虎滩、还云洞、濯足石、洗儿石、隐豹崖、鹿径、仙人梯、古洞、雪岭、雪涧、雪井、莺儿阜、镜花岭、忠岭、青石崖、浅水汀、兰花塘、黄花甸、白花岭、仙人径。

  从地图位置及《江冈》中记录看,莺儿阜有可能是今天老虎背景区的一部分,镜花岭、白花岭有可能是今天高山花园的某部分。《江冈》记:镜花岭,在梯云峰西北;白花岭,在梯子河西北,产白花,高四- 44 -尺余。

  兰花塘:在桦皮河西南,产马兰花,周约十里。

  这是《江冈》中的一段记载。抚松县民俗专家袁毅2010 年在长白山西坡发现了一座尚未开发和报道的高山花园,清一色的马兰花,外号叫“飞机场”,又叫“马兰花大甸子”,估计很可能就是刘建封笔下的兰花塘。

  这些地点所发生的故事已多次被引用,不再赘述。

 

(二)

  山脉4 个仍用原名:长白山(书中也称老白山、白山泊子、白山派子)、龙冈(又称老岭)现改为龙岗山脉、东冈现改为东岗山脉(区别于东岗镇)、西冈现写为西岗。

  山峰10 个:万松岭、平安岭、烟筒砬子(今南烟筒砬子)、章茂草顶〔也记作长茂草顶,1930 年版《抚松县志》(以下简称老县志)中记为张凤草顶子,老抚松地图中记为张木草顶子,长白府区域详图中记为大章茂草顶,今天记为张草帽顶〕、葛藤山(又叫锅撑山)、小孤山、松山、孤顶子山、莲花山、团头山。

  前四个地名仍在使用,也能确定其位置。

  孤顶子在抚松老地图中也写作古顶子,山前的孤顶子村即今天著名的旅游区锦江木屋村。

  团头山在《长白汇征录》一书中记为团秀山,在章茂草顶之西,旧名断头山,因名不雅,故改名。从书中所附长白府区域详图中很清楚地看到此山位于抚松境内,但后来抚松有一部分区域划归临江,现在仅凭旧地名很难判断出山的具体位置。值得一提的是,刘建封在确定第一次考察长白山路线时,就事先定下了南至团头山的方针。

  在《江冈》一书中,关于团头山的故事有四处,算是涉及地名故事中最多的一个了,很关键的一点是它记载了两个最早的人参故事,可以说这座山是长白山人参故事发源地。其地理方位的介绍是这样的:即费德里山,一名蚕头,南距长白府一百八十里,三沟、八沟、十九沟,均出山南。产人参。

  取名蚕头是因为山峰突出,像蚕的头部。但在这里,它又有特殊文化含义。古人认为状如蚕头的人参,是最好的人参。

  《江冈》中记载:黄泥河源出团头山。从这一线索看,团头山就是宝材岭子山以南的转头山一带。

  宝材岭子山原名棺材梁子山,满语意为猎人下夹子的地方,此地的猎物,如灰鼠、貂等,以皮为贵,捕获时万不能伤皮,故不能下夹子。这一地名与蚕头的名称含义都与《江冈》中关于团头山的记载相吻合。

  转头山一带是抚松与临江的交界,主峰在临江境内。

  转头山与团头山在名称接应上有词义上的转承逻辑关系。临江处山下的转头山屯如今已入选第五批中国传统村落名录。

  《江冈》中记载:小孤山,东南距漫江营七十里,孤山左右产万年松,高不满尺,历年不见其长,唯冬夏常青。移置盆中,颇有异趣,令人耐观。山小而特起,上有白石数块。登石看白山,而数峰掩映,直掩云端,遥望之如在眼底。山前有一参户居焉。

  查《抚松县地名志》,东岗镇有座小山,是朝阳镇到长白公路途经地。1910 年参户刘汉邦在山上栽培人参,(从时间看,与刘建封踏查长白山吻合。)当时称为刘汉邦小山,后简称小山。这个参户刘汉邦有没有可能就是《江冈》里那个一闪而过的参户呢?刘汉邦小山是否就是小孤山呢?存疑。

  关于葛藤山、松山和莲花山,《江冈》记载分别如下:葛藤山:西北距松香河二十里,高约十里。有一放山人在山上遇一白色蝙蝠,后有一段奇特的骑蝙蝠旅行的经历。

  葛藤是一种植物葛的藤蔓,上古人常用来作腰带,后来儒家文化重礼,用葛藤作丧服腰带称作葛带,在萨满文化中,与服饰有关的葛藤还具有绳主崇拜的文化含义:参祭族众要向萨满敬献一条彩带,这条彩带用料要选最难得之料,如在最高山巅上伐砍葛藤皮,用其鞣皮,泡熟好后搓成夹鬃毛彩羽的条带。葛藤还有与萨满文化有关的另一个重要用途:即作萨满鼓的骨架。

  葛藤山另一名锅撑山又叫笔架山,象三足支起读志用志- 45 -2020 年第3 期(总第93 期)锅撑子,中国好多山都叫锅撑山。如今这两个名都已在抚松无存。东岗的果松山(又称高丽堡子)位置接近松香河,有凸起的山包,现为长白山国际度假区滑雪场,会不会是葛藤山呢?在《奉天通志》中查到国庆山又名锅撑山,又作锅镇山。而国庆地名在抚松县志中原名为果松山,因此可断定果松山就是《江冈》中的葛藤山。

  松山:东偏南距长白山二十五里。山左右产牛肝木,形同树痈,气味清香,与他处不同,焚之,可以杀毒虫。

  抚松县东岗镇东有一松山林场,离长白山很近,会不会是这个松山呢?存疑。

  莲花山:在上双沟、下双沟之间,产银矿。有放山者遇一倒木,众皆由上踏过,忽见倒木蠕蠕而动,离地数尺,起落不定……约钟余,落在图们江右之红崖洞,计程四百八十里。……始悟为蟒起蛰云。

  新版《抚松县地名志》中记载:在抚松镇新安村西五千米,头道松花江北岸石崖上,据说有一姓朱的人于1934 年在此开设过银矿,挖了山洞,2011 年第二次地名普查时定名为“银洞”。这是否与莲花山有关,存疑。

 

(三)

  沟13 个:马鹿沟、海清沟、干沟、熊虎沟、汤泉沟、珠宝沟、大清沟、阔沟、二道沟、半截沟、上双沟、下双沟、白草沟。

  马鹿沟是今天的马鹿沟河,海清沟是今天的海清沟河,都是汤河的支流。

  珠宝沟可能是今天的珠宝岗附近,大清沟仍用原名,其他几处不知具体所指或已无名。

  干沟、熊虎沟、汤泉沟、铁崖、清水渠见《江冈》中对锦江记录:锦江,土名紧江,因水流过急故也。有三源,……北受碎石沟水,又西流。南受熊虎沟水,折而西北。有汤泉沟、清水渠二水,自东来注。……(头道松花江与松江河汇合后)又西流,……北有半截沟入焉。……北有上双沟、下双沟、白草沟三小水入焉。

  干沟即碎石沟,在锦江西南岔前。土人云,此沟入锦江,两岸多双心木,不易砍。又云,数年前,韩人在干沟口砍树,遇一树,血出,暴流如泉……视之,中有巨蛇无数。熊虎沟,西距浅水汀十二里,下流十六里,入锦江。土人云,此沟系熊虎相斗之处。

  刘建封至此,猝遇三乳虎,放枪吓之,一伏入沟底不得进,得其二。清水渠,源出白山西南麓,下流入锦江。这几处地名可对应于今天的南锦江、南锦河、干河、北锦江、锦岔河等处,具体所指尚待进一步考察。

  汤泉沟在书中记载:源出白山西南泊子,至铁崖出数泉,水热如汤,波起如珠,俗名珍珠泉,旁又有一泉,水温暖可以洗目,沟旁产煤砟及硫黄。在老县志古迹名胜中记载:汤泉有二:一在县西南五十里汤河北岸,汤河以此得名;一在紧江上源白山巅附近,有温泉涌出,水热如汤,洗之能疗癣疥。而紧江上源中流又有洗眼汤一处,有汤眼二,内有热汤冲出,高可六七尺,远望之颇似二目,故名,亦奇观也。在县长张元俊《白山天池记》一文中也留下了洗温泉的详细记载,这都是指一处地方,珍珠泉就是长白府区域详图中的温泉,在老抚松县志中记作汤上,是今天的锦江温泉。刘建封在汤泉沟上的铁崖见到了圆虹现象的出现。

  大清沟无疑是今天新安东50 米的沟,名字都没变,满语意思为水浅、沟直、有鸟鸣叫。多年前这里曾发生过一起惊心动魄的谋杀案,《江冈》中做了详细记录,即伊通州垦务委员曲振唐被汤河会房会首谋划杀害事件,书中将曲姓误记为屈姓。

  上双沟、下双沟可能是今天抚松镇的大双沟与小双沟,在腰营附近,在老抚松县志中看到有上双沟、下双沟的记录,记在头道松花江支流的地名内,也能看到半截沟、大清沟等。白草沟在今天地名志中已找不到痕迹。半截沟、上双沟、下双沟、白草沟位置在抚松镇至抽水一带的头道松花江北侧,阔沟、二道沟在露水河到新屯子一带的二道松花江南侧,阔沟在老县志中二道松花江支流的地名内有记载。

  半截沟满语意思是野兽下崽的地方。白草沟又叫百草沟,满语意思是百合花。

 

(四)

  河流38 个:松花江、头道松花江、二道松花江、锦江、漫江、清水渠、梯河瀑布、梯子河、桦皮河、马尾河、兔尾河、板石河(源出万松岭)、碱厂河(头道松花江的碱厂河)、黑河、小黑河、高儿河、黄泥河、塔河、石头河、板石河、松香河、二道松香河、三道松香河、槽子河、柳茂河、大蒲芩河、小蒲芩河、万里河、汤河、鹅河、碱厂河(松香河的碱厂河)、头道砬子河、二道砬子河、三道砬子河、四道砬子河、五道砬子河、黄泥河子、硝水河。

  仍用原名的有19 个:松花江、头道松花江、二道松花江、锦江、漫江、梯子河、桦皮河、板石河、黑河、汤河、石头河、槽子河、大蒲芩河(写作大蒲春河)、小蒲芩河(写作小蒲春河)、头道砬子河、二道砬子河、三道砬子河、四道砬子河、五道砬子河。

  松花江,古名松嘎里乌喇,意为天河之水。

  锦江,《清史稿》上称紧江,满语为额赫讷殷,意为凶险;漫江史称慢江,满语为三音讷殷,意为平缓。

  汤河清代称哈勒珲穆克江,哈勒珲穆为满语,意思是“热”,汤河也是满语意思是“岛子河”。

  蒲芩河出自满语,意为有“马口鱼”的地方。

  碱厂或碱场名源于满语,意为沟内有“三道眉鸟”。狩猎时遇到此鸟很不吉利,因它所居山沟都是穷山。

  桦皮河,因两岸多桦树,水中常漂浮桦树皮得名。满族民俗中,桦树及桦树皮是用途广泛的重要物品。桦木箭杆可作武器,桦木箱子是上好的家具,祭祀时常竖立高高的桦木杆子。至于桦树皮的应用就更多了,桦皮做瓦盖成的建筑称作“桦皮屋”,满语叫“周斐”;桦皮船,满族称之为“威呼”;桦皮“哨鹿”,可发出类似鹿鸣叫的声音以吸引动物到来,伺机捕获;生活用品如桦皮篓、桦皮帽、桦皮车等;艺术用品如桦树皮画等。

  改名的有14 个:梯河瀑布(现名小梯子河)、马尾河(现名蚂蚁河)、兔尾河(现名秃尾巴河)、松香河(现名松江河)、二道松香河(现名二道松江河)、三道松香河(现名三道松江河)、柳茂河(现改名柳毛河)、万里河(现名万良河)、高儿河(今天的高立河)、小黑河(今天的老黑河)、黄泥河(今天的南黄泥河)、塔河(现名南塔河)、板石河(现名石板河,当地称南板石河或大板石河)、黄泥河子(在新屯子及兴参镇内,现名大黄泥河和小黄泥河)。

  查资料,梅河口的规范满语为“摩克托美赫”,其中摩克托汉译为“秃尾巴”之意,美赫汉译为“蛇”之意,以近河其状如秃尾巴蛇,故名。以此推及,兔尾河即秃尾巴河,抚松老地图中记为土一巴河。

  马尾河在《长白汇征录》里很清楚地出现过,根据位置可判断就是现在的蚂蚁河,《抚松县地名志》中说,蚂蚁河得名缘于河岸蚂蚁多,现在看来未必如此,应是马乙巴(乙巴是尾巴的土语)谐音发展而来。

  农耕社会,马尾的一个重要功能是用来做罗。

  用碾子或磨把粮食粉碎后,下一步的工序就是用马尾罗筛面了。制作马尾罗筛绢是一件需要多道工序的麻烦活,先要将马尾按黑、白、灰、花四种,分色择出。把马尾放在锅里,用水加碱煮,再用清水漂洗干净。若是白马尾,还须用肥皂水再打洗一遍,以防变黄。接着,要把水洗后的马尾在阳光下晾晒或风干,才能在钉板上把马尾梳理通、打成捆、上铡刀铡齐。

  马尾加工整齐后,就能上机织筛绢了。

  另有一种解释:蚂蚁河原发音为麻延,满语,意为胳膊弯式的河流。

  万里河指万良河,在《长白汇征录》里也出现过,另外在果子楼档案中提到采香丁采香路线时要经过万利河,从位置判断是今天的万良河。由此可知,万良河原名不是万两河,很可能就是万里河或万利河。

  万里或万两,满语是废弃的古城。

  鹅河是有故事的地方,《江冈》中记载河中有一神鹅能预言吉凶。查抚松老县志有一老鹅河,距城里七十里,距区里二十里,由此推算,应在抚松境内,但具体不知所指。

  黑河、板石河在《江冈》中记为源出万松岭,恐有误,应为源出龙冈或老岭。这个板石河是发源于张草茂顶的板石河,名称至今没变。

  这里的头道松花江的碱厂河可能是今天的马路河,另一个碱厂河不知所指,硝水河不知所指,清水渠见干沟解释。

 

 (五)

  自然屯地名8 个:竹木里、漫江营、王家椽房、刘家椽房、二里半(南窝棚)、棒槌营、汤河会房、双甸子。

  双甸子改名抚松。

  漫江营在今天的漫江,“漫江”满语意为大棕熊,即人们称为罴的动物。汤河会房在仙人桥镇汤河口子简称汤河,关于汤河会房的故事,很多文章都写过,不再赘述。

  竹木里很像是朝鲜语翻译过来的地名。《江冈》中记载:竹木里北距漫江营四十余里,有韩民四户。

  又在仙人桥中记述了竹木里有归化韩民金氏一家,在仙人桥头偶遇仙人,为老人取水治病的故事。竹木里的地名在老县志中也有,当年是长白府到抚松的一个交通驿站,现在已不存在。

  漫江营与竹木里都是汤河会房早期私自放垦之地,连当时的濛江州都未敢过问。

  以个人住所命名的王家椽房、刘家椽房等在今天的地名中早已不存,但在老县志的地图及《白山天池记》一文中屡屡提及。老地图中提到了四处趟子房也就是椽房,即刘趟子房、孙趟子房、刘才,还有一处第一字已辨别不清字迹,后三字是趟子房。《白山天池记》中,1930 年,县长张元俊率队巡视长白山,从漫江出发至白山泊子,先是在桦皮河沿遇上了七旬老者刘观青,住趟子窝棚已四十余年。后又到刘才窝棚,内有一猎夫,袁姓,宽甸籍,与张县长同乡。再后又遇一张趟子窝棚……共见趟子窝棚四处,猎夫五人,可见当时人烟多么稀少。民国版抚松县志记载:设治二十年以来,县城附近人烟渐稠,……县属漫江及白山泊子一带,尚有猎户散居其间四十余户,而漫江、紧江及头、二道松花江并松香河之两岸住户,亦多以渔为生,而猎户以树皮、木材苫盖房屋,高不过七八尺,可居一二人,俗名子,亦名趟子窝棚。有百年以上之户,俗称其人曰老东狗子。又有对流趟子的记载:将小径用大木障隔,引兽类触于所设猎具。每日巡视一次,俗称流趟子。

  联系《江冈》上下文可看出,王家椽房里住的是马尾河猎夫王某,他向刘建封讲述了亲眼见到的两件异事。一是秋日天晴时,常见到数人在仙阜上吟咏谈笑,走近后又不见。一是月夜三更时分,见到仙阜上有无数火球。刘家椽房里住的是桦皮河猎夫刘凤翔,他说在金线泉下常见到有一僧人在一石头上洗脚。刘凤翔极有可能就是《白山天池记》中的老者刘观青。

  《江冈》中对猎户徐永顺故事的叙述也让现代人得以一窥“长白山的鲁滨孙”的神秘生活:徐永顺,自国初有刘、冯、赵、董四姓接替。至今渠自董姓接手已二十年矣。均以窖鹿、打貂为业,……夏日来此,将貂椽收拾齐备,至九、十冬月,每日走椽一次,每年获得十数张至二三十张不等。现受韩人杜仓子之弊(白昼寻貂之行踪,用枪击之俗为杜仓子),所获不如从前。

  二里半可能指上述某一处窝棚,现已无法考证具体位置,老县志中也无记载,可在《长白汇征录》里能看到此地名,在马尾河与兔尾河之间。

  《江冈》书中的棒槌营专指西距西冈二十五里,种参年久之地。后来的棒槌营一词泛指人参种植大户的参园子,现已不作地名。

 

(六)

  其他11 个:铁崖、仙人桥、冈后、雕砬子、老旱河、吊水湖、铁笔林、千层砬子、桦皮河大河口、(锦江与漫江)两江口、(头道松花江与二道松花江)两江口或下两江口。

  铁崖在汤泉沟上,见汤泉沟。

  仙人桥在梯子河下游。在长白府区域详图中有此地名,在老抚松县志中记载为梯子桥,又名天桥,老地图中有一天桥岭不知是否指它。仙人桥“非土非石,掘之似砂堆成,人马行其上颇怀戒心,据猎人- 48 -云不知几千百年矣。”。

  冈后似专指老龙冈以北的抚松安图境内地区。

  直到现在,在民间有时还能听到这种称呼,同棒槌营一词一样,都是一个具有鲜明地方特色的空间文化认知概念。《江冈》中记载:冈后山核桃树,最能伤人。

  又记:冈后产药草甚多。

  雕砬子改名刁窝砬子。《江冈》中记:雕砬子产白金。

  老旱河,《江冈》中记载:在白山北偏西麓,顺平安岭西岸,陡开一涧,有石无水,深约十丈,阔十余丈,长约五十里,人迹罕到,下游出水为松香河。今天已没有此地名,但位置能找到。

  吊水湖也在梯子河下游。《江冈》中记:梯子河,……下流六十里,至二里半地方南窝棚,吊水湖,入锦江。

  铁笔林及千层砬子可能就是抽水的仁义砬子一带,《江冈》记:铁笔林,在花园河下游。头道花园口,上有黑石砬子,状如铁笔。其插入河心者,孤石独立,高丈余,水击有声,濯足为花园河之奇观。千层砬子,俗名“神仙梯”,西距铁笔林四里。

  前一个两江口是指锦江与漫江的渡口,在特殊的年代,抚松老作家金乃祥曾写过一短篇小说《锦江渡口》,当时被改编成包括河北梆子在内的多种文艺形式传播,小说中的渡口就是这里。

  后一个两江口与下两江口是指同一地方,即头道松花江与二道松花江汇合地方。两江口沿北岸向东不远,有一处薛家船口的地名,在老地图及老县志中都有标注。在这里,二道松花江与黄泥河子汇合,向北通桦甸,西流至下两江口。再东,还有一个上两江口,是大沽江注入二道松花江处,位于安图县两江镇。几处相关地名都应是大有故事的地方,如上两江口在晚清时曾是大名鼎鼎的韩边外主要控制领地之一,是一个约二十户的村落,有烧锅和小货店各一所,类似于《水浒》书中梁山好汉旱地忽律朱贵在梁山边上李家道口开的酒店。

  康熙年间,清朝大臣武默讷查验长白山行走路线有两种不同说法。一是认为是从上两江口登陆,经今天的安图县到长白山北坡;一是认为是从下两江口登陆,经今天的抚松县漫江到长白山西坡。刘建封认可第一种说法,后世学者大多认可后一种说法。

  今天的两江口即下两江口一带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已修建了白山水库。现在两江口的称谓专指白龙湾风景区下行的一个小岛-金龟岛,又名三仙岛。

 

(七)

  从统计出的116 个地名中可看出,约有三分之一是河流名,绝大多数能对应上新地图的地名,山脉地名也都能对应,一半多山峰则需作进一步实地考察才能确定所指。沟的地名变化最大,基本上无法确定具体位置,但大致位置可定。村屯等有人居住过的老地名消失得很快,想确定确切地方只有询问还健在的知情老人。只有约三分之一是刘建封本人的命名,这其中也只有三分之一得到了社会公认,流传开来。

  还可从中感受到汉族移民、朝鲜族移民与当地的满族、汉族原住民融合的历史状况。老地名中多数都有满语来源,长白山地区逐渐解禁后,产生出的新地名代表移民文化的诞生。

  还有像棒槌营和冈后这类以特定场域为基础的地名建构,是对地方空间、方位的独一无二的认知,是地方场所意义的撑开,需要进一步用空间现象学理论加以解析。

  在《长白汇征录》一书长白府区域详图中记录的抚松老地名同时也在《江冈》里出现的有:竹木里、二里半、仙人桥、温泉(这里的仙人桥和温泉是指漫江镇梯子河的仙人桥和温泉,不是今天的仙人桥镇与仙人桥镇的温泉)、梯子河、桦皮河、兔尾河、马尾河、紧江、漫江、小黑河等十一处。如果不考虑更早的地名,比如当年生活在长白山脚下的满族各部落给起的地名,这批地名同《江冈》中出现的其他非刘建封本人命名的抚松老地名一样,都是抚松建县以前就已存在多年甚至上百年历史的抚松老地名。

  (作者单位:抚松县参乡建筑设计有限责任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