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方志论坛

用新意识引领地方综合年鉴编纂质量提升——关于年鉴编纂意识与编纂质量问题的理性思考

发布时间:2018-04-20 14:36:00   来源:  字体显示:

  年鉴编纂质量关系到年鉴功能作用的发挥,是年鉴的生命线,是年鉴的价值所在。纵观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年鉴事业发展,可以肯定地说,如雨后春笋,迅猛蓬勃。特别是地方综合年鉴,出版种类从20 世纪80 年代初的几十种,发展到现在的2400 多种,且从省(市)一级迅速延伸到市(州)、县(市、区)。

  就吉林省而言,从1986 年出版首卷省级年鉴开始,30 年来,地方综合年鉴获得了长足发展,截至2016 年底,省级年鉴和9 个市(州)地方综合年鉴全部实现了连续公开出版,一年一鉴,60 个县(市、区)有54 个出版了首卷年鉴,编纂出版质量也较30 年前有明显高。但客观地讲,质量提升与出版速度不同步,纵观省、市(州)、县(市、区)三级64 部正式出版的地方综合年鉴,不同程度地存在着“漏点”和“缺憾”,编纂质量有诸多不尽人意之处。突出地表现为“五化”:

  1. 架构设计模式化。一些市(州)、县(市、区)年鉴的栏目设置,照搬照套已出版的年鉴,基本上是“照葫芦画瓢”,各级地方综合年鉴的内容框架几乎一样,大同小异。纵向考量,也是寅年卯岁一张脸,内容框架多年一贯制,有的十年、八年没什么变化,可谓年年“克隆”,以不变应万变。

  2. 编写理念功绩化。翻开60 多部年鉴,不论是市(州)级,还是县(市、区)级,普遍存在着“四多四少”的现象。即,报喜多,反映问题少;歌功颂德多,记录失误少;领导形象多,百姓形象少;官方活动多,民用内容少。大多数单位和部门把提供年鉴稿源作为反映本单位和部门工作政绩来对待,作为本单位业绩的宣传平台,使年鉴成了领导和单位的“成绩单”“功劳簿”。

  3. 条目标题空泛化。条目标题是年鉴信息资料的“窗口”,是年鉴新颖性、可读性、检索性的重要体现。然而,很多年鉴条目标题存在“大、空、旷”的问题,诸如“积极”“认真”“大力”“及时”“深化”等程度性副词、“新进展”“新突破”“上新台阶”“成绩斐然”等虚词、“荣获”“荣膺”等形容词,屡屡出现在条题中,有的年鉴甚至反反复复地出现,包括一些在全国年鉴质量评比和全省地方志出版物质量评估中获奖的年鉴也存在此类问题。

  4. 亮点特色平庸化。一些年鉴为了“全面”反映地区、部门、单位一年的工作,无论重要不重要、突出不突出,只要做了,大大小小全都记述上,唯恐拉下。这种不做归纳、事无巨细的记载,使政府每年的新政策、新部署,改革的新举措、新动作,经济社会发展的新成果、新变化,散落于各行各业一般性的概述和繁多条目的汪洋大海之中,主体性、年代性、特色性资料被常规的共性的资料所淹没,读者很难看出当地当年的工作重心和社会生活热点、亮点,给人年年“差不多”的感觉。

  5. 记述方法“官文”化。年鉴专题条目的编写要求采用规范的语体文,行文力求朴实、简洁、流畅、言必有据,用事实和数据说话。但由于年鉴撰稿人基本上都是机关各部门和各行各业办公室“写材料的人”,受平时所写工作总结、报告、领导讲话等影响较深,所提供的年鉴稿件难以摆脱总结式、报告式、讲话式等官样文章的烙印。翻开一些年鉴,尤其是县(市、区)年鉴,条目时常出现成绩一二三四,经验五六七八,既导致事情的真实面貌变成了“雾里看花”,又有悖于年鉴编纂规范,更谈不上编纂质量了。

  当然,年鉴质量问题还有种种表现,以上五条是择其最突出的。这些质量问题,如长期得不到解决,久而久之,年鉴将丧失应有的读者和阅读群,功能作用也将日趋衰弱。

  正视现状,正视问题,牢牢把握年鉴编纂质量关,编纂出让社会接受、读者满意,真正具有“存史、资政、教化”功效的年鉴,不仅是历史赋予年鉴工作者的重责,而且也是年鉴转型升级,向更宽广领域更纵深空间拓展的必然选择。

  诚然,影响年鉴编纂质量提升的因素很多,有编纂者的政治素质、编纂意识、工作态度、责任担当、业务水平、文字能力等等……但笔者认为,就我省目前地方综合年鉴编纂队伍的整体状况看,在诸多因素中,当务之急的是要更新编纂理念、开阔思维、拓展思路,适应“转型升级”的需要迅速树立起五种意识。

  ——质量第一意识。

  过去,我们也没少强调提高年鉴编纂质量,但客观地讲,实际工作中,自觉不自觉地就向“多出几本年鉴”倾斜。现在形势发生了实质性变化,经过30 多年的发展,目前,我省地方综合年鉴,已基本完成了“量”的扩张,开始进入“质”的提升阶段。“量变到一定程度必然要发生质变”,这是规律,各级地方志工作机构的编纂理念必须随之做根本性的调整和转变。提升年鉴质量、打造更多的精品佳鉴是今后我省年鉴工作的根本取向。牢固确立质量第一的意识,不是纸上谈兵,在实践中必须处理好“三个关系”。

  一要处理好任务和责任的关系。各级编纂单位和编辑人员,不能持交差了事、为完成任务而编年鉴的态度,要以高度的政治责任感和历史使命感,高标准严要求地做好年鉴编纂各环节的工作,向“精、细、严、实”要质量、要精品。二要处理好速度与质量的关系。抓质量并不是要放松全覆盖工作,现在,距2020 年仅剩三年时间,全省年鉴编纂工作要在强化督导仅剩的未出版首卷年鉴的6 个区(长春市南关区、二道区、绿园区,辽源市龙山区、西安区,白城市洮北区)尽快出版首卷年鉴的同时,拿出精力和有效措施来提高年鉴质量,否则,我们就将在“地方志事业转型升级”的关键之时,输在起跑线上。三要处理好不同层级的关系。省级年鉴和质量基础较好的市(州)、县(市、区)年鉴不能满足于每年年底出“一本书”就行了,要向精品年鉴冲击。已连续出版多年的市(州)、县(市、区)年鉴不能重复一般质量的循环的老路,要向高质量高标准看齐。刚刚创刊不久的年鉴,要注重出刊和质量并重、双管齐下。

  ——主流意识。

  年鉴是具权威性的地方文献,各级年鉴编纂部门是政府授权的、唯一的向社会发布政府年度公报的单位,这一特殊功能定位,要求年鉴编纂工作者必须牢固树立主流意识。即,坚持正确的政治导向,积极贯彻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大力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通过客观真实地记述,营造积极向上的正能量。主流意识的确立和坚守需要在编纂实践中不断地锤打和磨炼。首先对主流意识要有正确地理解,不能简单地认为记载成绩就是主流意识。要拓展思维的宽度,凡符合主流的大事要事,正面颂扬的要记载、负面鞭挞的也可记载,使主流的记载更加生动鲜活。其次要有担当精神,切实把主流的东西挖掘出来,挖掘充分。特别是推进改革开放,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是当今中国社会的主旋律,地方综合年鉴必须如实地把各个年度改革开放的新政策、新举措、新经验、新成就找出来,不能简单地依靠各单位(部门)撰稿人提供的原始稿件,“可汤下面”“草草撩撩”;更不能“懒想懒做”“视而不见”“视而浅见”,要主动挖掘,全方位多角度地体现主流,弘扬主流。

  ——全局意识。

  年鉴姓“年”,以年度为时间限,记录一个地方一个年度内的事情,具有极强的全面性。然而,这种全面性既不是只记载“几块”大事,更不能事无巨细、面面俱到,而是要在一年纷繁复杂的大大小小的事件中,把握全局、分清主次、筛选重点非重点。要做到这一点,年鉴编纂工作者就必须树立全局意识和大局观念。过去年鉴构架已有的类目、分目、条目是多年经验的总结,都要重点记载。

  但是,过去没有的,这几年又迅速发展,某一年成了“气候”,或某一领域某一行业某一年有大的举措并取得成效,也必须记载。没有大局意识,不胸怀大局,是不可能有这样的敏锐度和识别力的,也就不可能及时地把该记载的事情记载下来。一年不记载、两年不记载,这段史实就会“漏空”,我们的存史价值就会被打折扣。年鉴编纂者要与时俱进,根据形势发展和时局的变化,抓住具有时代气息的热点、难点、焦点问题,对年鉴从框架到内容进行全面的优化整合、调整补充,使年鉴成为名副其实的“展示地情的重要窗口”“为当代提供资政辅政之参考、为后世留下堪存堪鉴之记述”的宝贵智库。

  ——特色意识。

  特色是独有的,个性的东西。就年鉴而言,就是显著区别于其他年鉴的内容、风格和形式,这一点我们的年鉴工作者虽早有认(意)识,但在具体编纂中落实得不好,往往把记载当地的自然资源、地理环境以及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发展情况就当“特色”了,对特色的理解限于“表层”。强调特色意识,一是要对由于所处的区域位置不同而产生的历史、人文、风俗、文化等做深度挖掘,充分张扬地域这些“人无我有”“唯我独有”的个性;二是要多出“亮点”,以“亮点”展现特色。年鉴贵在常编常有亮点,或在结构框架上,或在内容上,打眼一看,与众不同,有“出彩”之处。譬如,各地发展目标定位不同、工作措施各有千秋、各条战线经验捷报频现,地方综合年鉴把这些“亮点”在年鉴编纂规范之内,以新颖的方式展现出来,鲜明的地方特色跃然年鉴之上,年鉴鲜活了,感染力强了,生命力旺盛了,质量必然是上乘的。

  ——网络意识。

  当代社会网络的迅速发展,为年鉴编辑通过网络获取各种最新、最快的信息资料提供了“捷径”和有利的条件。年鉴已进入“互联网+”时代,作为现代年鉴工作者不仅要掌握网络信息化这一科技手段,而且还必须善于通过网络,广辟信息情报来源。要有每天都“上网”收集信息资料的意识;要养成每天都访问相关网站、下载有效信息的习惯。通过地方政府网站,下载政府工作报告和各种规范性文件;通过机关、企事业单位网站下载各行各业信息。持之以恒,形成常态。一方面不间断地充实年鉴内容,提高年鉴信息密集度。另一方面对各方面撰写的稿件能做到心中有数,有效地避免信息“遗漏”和“失准”等问题,提升信息的有效性,从源头上把控年鉴的质量。

  (孟亚男 作者系吉林省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副主任)